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考研指南]  [研究动态]  [佳篇共赏]  [资料汇编]  [学人风采]  [中国世界中世纪史学会概况] 
[共享资源]  [资源链接]  [学术焦点]  [新书评介]  [史学理论]  [资料大家译]  [雁过留声] 
当前位置: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 学人风采 - 古典时期的车辆

古典时期的车辆
来源:人民网 作者:本站编辑 [日期:2009-7-13] 浏览:

战车 用作作战车辆的战车在公元前16世纪起的迈锡尼时代的希腊,是一种重要武器。毫无疑问,它起源于米坦尼以及黑海和里海之间的诸赫梯城市。它在希腊世界中历史悠久,可上溯到古典时期之前一千年。公元前15世纪出现在埃及的一种典型战车(第Ⅰ卷,图525),在这个时期几乎毫无变化。但到公元前6世纪,用于战争的战车已大部分消失了。


图483 武士跃下希腊战车进行战斗。注意连接马和车桥的挽绳。出自约公元前500年的一只希腊花瓶。


古希腊的许多绘画都曾描绘了以往英雄时代的战车。这些战车乘载着两人:驾车人和武士,并且多用来增强武士的机动性。在图483中可以看见武士跳下车来打仗。除了偶然投掷长矛外,很少使用战车本身来进行战斗。在战车上射箭被用于狩猎。但在战争中射手是没有防护的,因为车上没有安放盾牌的空间(第Ⅰ卷,图526—527)。

希腊英雄时代的战车是两轮的。在车桥上安装一个轻型底盘,在底盘上竖立起由弯杆搭成的框架,框架之间用交织的皮革条连接起来,或用柳条编织成防护前胸和身体两侧的屏障(图484—485)。底盘的板面可能是用皮革条编织的,就像保存下来的古埃及战车一样。用金属板装饰的战车可能比较重。弯状的辕杆连接在底盘上,有时在轭端用一根连接到战车护胸板上的皮革条来支撑辕杆(图485;第Ⅰ卷,图525—526)。

这些轻型战车的轮子可在一根固定车桥上转动,并且有4、6、7或8根辐条,而车毂由车桥销固定。牵引辕杆连接在通常由黄杨木做的轭上。轭被压在牵引杆的一个插销上,并用皮革条绑牢(第Ⅰ卷,图525)。迈锡尼战车是用两匹马拉的,而三匹马、四匹马的组合在其后的英雄时代也时有出现(图486)。赛车与这些战车相似,但无疑更轻,是按照仅乘一名驾车人来设计的。


图484 罗马战车模型,发现于台伯。罗马帝国时期。
图485 雅典几何形花瓶上的战车。公元前8世纪。

伊特鲁里亚人的战车似乎模仿了希腊的战车(图487、图488),并且很可能为罗马的赛车和仪仗车提供了模型。但毫无疑问的是,阿尔卑斯山区的凯尔特能工巧匠在设计方面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从公元前5世纪到公元3世纪,生活在多瑙河上游到莱茵河中游及马恩河地区的凯尔特人就使用战车打仗。他们很可能沿袭了物质文化形成时期(公元前5世纪)的传统。这种物质文化来自希腊人,也可能间接来自伊特鲁里亚人。从酋长墓和其他考古遗址发现的凯尔特战车是非常著名的,并且可以用复制品来说明(图482)。像古希腊一样,它大部分是用木料、皮革或柳条制造的。尽管发现了许多完整的车轮,但战车的车轴没有保存下来。车轮用车桥销固定在车桥上。车桥销通常涂成青铜色,并且销头带有装饰。牵引杆的一端延伸到底盘的后部。制成一定形状的轭被一个插在牵引杆上的、结实的、方形截面的铁销栓固定在用铁护套加固的牵引杆梢部。用一个青铜环把挽绳引到战车的前部,并通过一个带装饰的青铜环连结到轭上。然而,保存下来的木轭表明,这些环的孔洞不是垂直的,而是水平的。挽绳可通过这些环孔。这种轭可能用在两轮车上,适用于牛和马。挽绳使用时,用装饰过的绳圈系在马车前端的横木上。横木上安装了装饰过的金属套,可以让战士握住。

与古希腊早期的战车一样,凯尔特战车也乘载两个人。恺撒(Caesar)在公元前54年称赞过不列颠驾车人的精湛技能,还描述了武士如何从牵引杆冲到轭上,大概是投掷标枪或是震慑敌人,然后再跳回到战车上。他清晰地说明了凯尔特战车的战术作用与早期希腊人的一样,只是提供一种机动的装置,一旦遭遇到罗马骑兵,这些武士就跳下车步战[1]。这些战车是综合了细木工匠、铁匠、青铜匠、珐琅匠等手艺的技术杰作。恺撒认为不列颠酋长卡西维劳努斯(Cassivellaunus)至少有2000辆战车。这反映出这项成就的规模和质量[2]。图特摩斯三世(Thothmes III)曾得意洋洋地记录下:在美吉多战斗(公元前1479年)中缴获了924辆战车。


图486 战车的正视图。皮带从腿部到肚带、胸带一直捆绑至颈部。出自约公元前500年的一只希腊花瓶。
图487 奥林匹克运动会用的战车模型。


罗马人的仪仗车和赛车是按照仅乘载一名御者设计的,有时只用一匹马拉车。由于两轮车需要用某种方式来保持稳定,于是用一对辕杆取代单根牵引杆。在中国,人们早就知道用两根辕杆了,而在西方世界,这在从特雷夫斯出土的公元3世纪雕塑中才首次见到。其中一件雕塑是一个男孩驾驭的一匹马拉的运动战车(图489)。可是,两根辕杆并没有自动引发马具系统的改良。


图488 三匹马的伊特鲁里亚战车。出自一幅公元前6世纪的浅浮雕。


在罗马帝国晚期,战车传统已与两轮轻型仪仗车和个人运输工具融合起来。从公元8世纪爱尔兰的一个十字架底座上的雕刻中可以看到这种个人运输工具(图490)。

两轮车和四轮马车 在古典希腊,家用两轮马车在地形允许的地区普遍使用。在农村,农用两轮车不仅用于农业生产,而且用于各种庆典:婚礼、节日游行(图491)以及葬礼。类似的车辆也被乡村的果菜小贩使用(图491下)。这些车有两个轮子,用两头牲畜牵引,通常是骡子。在牵引杆的两侧安装着轭。这些车轮几乎总是用十字型轮辐(图491)。牲畜的挽具与战车上的完全一样:黄杨木的轭,用皮革条绑在牵引杆的金属销栓上。只有在用两头以上牲畜拉车时,才使用缰绳。这些两轮车的上部构造由脆弱的柳条框架变成了精致的木板结构。有时它与底盘是分离的。需要时将它用皮革条捆在底盘上,这样底盘可适合于各种用途。尽管锡西厄人都知道四轮马车(图492),但它在希腊本地很少使用,因为地形不适宜。


图489 小孩驾着带有辕的马车的浅浮雕,出自特雷夫斯的石棺。公元3世纪。 图490十字架底座上的图像,出自爱尔兰蒂珀雷里的阿亨尼县。注意水平的马具皮带(也可参考图507)。公元8世纪。


图491公元前4世纪的希腊乡村马车。(上)希腊婚礼,出自一个卡贝拉花瓶。(中)载着四个人的希腊马车。(下)载有酒坛的希腊马车。注意十字轮辐的轮子。
至于如何从内陆的采石场运送用于希腊大型建筑的石头,却找不到什么证据。在某些采石场曾有过铺筑路(边码25),但现在只知道一条人工开凿的采石路,就是从阿格里莱撒的大理石采石场到卡马雷撒的道路。尽管荷马提到过用两轮马车(hamaxa)从高山顶上运输木材的事[3],但那些运石料的车还不够大。

罗马帝国地形复杂,民族众多,因此从罗马帝国找到比希腊世界种类更多的运输车辆是不足为奇的。大批量的运输由大商号组织进行。载客马车一日能行100英里。四轮马车是很普遍的(图493—494),而两轮马车仍在农田中广泛使用。轻型两轮马车可能用于快捷的个人旅行,而四轮马车有布篷或皮革篷,用于在长途旅行中载人和装行李,甚至可在里面睡觉(图494)。某些四轮马车安装了用木板拼接的顶篷,简直就是一个大车厢(图506)。水或葡萄酒可以盛在大桶里,用两轮或四轮的车运送。尽管有轮辐的车轮很普遍,但用木板削成的实心车轮仍在乡村使用(图503)。没有证据表明,罗马时期的马车制造者掌握了凯尔特工匠在代比约四轮马车中显示的技术。那种马车有一个在枢轴上转动的前车桥,可使前部的一对车轮旋转(图538,图版37A)。
牛津版《技术史》

下一篇:英国历代国王世袭表上一篇:《中世纪欧洲的车辆》
评论留言交流 (仅限注册用户,请先注册或登录)

 
  【注意】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责任
 3.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用户评论留言
点此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