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考研指南]  [研究动态]  [佳篇共赏]  [资料汇编]  [学人风采]  [中国世界中世纪史学会概况] 
[共享资源]  [资源链接]  [学术焦点]  [新书评介]  [史学理论]  [资料大家译]  [雁过留声] 
当前位置: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 佳篇共赏 - 陆伟芳: 历史遗存与现代城市的有机结合——英国约克的古城保护

陆伟芳: 历史遗存与现代城市的有机结合——英国约克的古城保护
来源:英国史研究与资讯微信公号 作者:本站编辑 [日期:2017-8-2] 浏览:
  • 作者简介: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世界史研究会理事、中国英国史学会会员,英国利物浦大学、莱斯特大学城市史中心访问学者、威尔士大学(兰彼得)访问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英国城市史、妇女史。

  • 文章来源:2011年03期《城市观察》,本文所刊与原期刊稿略有不同,感谢作者赐稿。

 


01

约克城历史


 


约克是一座古老的城市,是一座以军事要塞为起点,逐步发展成政治经济、宗教中心的城市,坐落在北约克郡的奥斯河(Ouse)和福斯河(Foss)间,处于今天的伦敦到爱丁堡的中点。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使约克成为历史上兵家必争之地。约克城的历史反映了英国历史的主要脉络,可以说是英国史的一面具体而微的镜子。

自古到今,约克一直是北英格兰的重镇。有史记载的约克历史开始于罗马不列颠时期,罗马人在控制英格兰南部后,向北方推进。当时的约克一带由克尔特人(Celt)控制,罗马人称之为不列盖茨(Brigantes)。公元71年,罗马第九军团北上征服克尔特人,建设一个堡垒,称之为Eboracum。后来的几个世纪里,罗马人把伦敦作为英格兰南部的中心,把约克作为罗马人不列颠内陆省份的首都,所以约克成为罗马不列颠时期地位仅次于伦敦的重要军事要塞和城市。罗马时期的约克要塞建于奥斯河和福斯河的平地上,占地50公顷,驻扎了6000名士兵,最初只是木结构的军事保垒,后来才改建为石建筑。今天,罗马要塞的旧址在约克大教堂地基之下。与罗马不列颠时期的大多数要塞一样,约克迅速罗马化,建设起了罗马城市文明的基础设施。同时,为了供应罗马军团的生活所需要,在要塞周围逐渐聚居了大量居民,这时的约克城墙把要塞和居民都包括在内。

罗马不列颠时期,作为防御北方克尔特人的重要军事堡垒,约克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罗马帝国的不少风云人物与之有着不解水缘。罗马皇帝哈德良(Hadrian)[1]、塞普蒂米乌斯·塞维鲁(Septimius Severus)[2]君士坦提乌斯一世(Constantius I)在征战中多次把约克作为临时宫廷,皇帝塞维鲁在约克期间,宣布约克是不列颠内陆行省的首都,很可能就是他授予约克殖民地或城市的特权。306年,君士坦提乌斯一世就是在约克滞留期间去世,其子君士坦丁大帝[3]也是由该堡垒的部队拥戴为皇帝。

盎格鲁-萨克森时期,约克更是成为重要的城市,成为军事、政治和宗教重地。415年盎格鲁人占领约克,城市易名为Eoforwic,并成为这时期的七国之一诺森伯利亚的首都。诺森伯利亚曾经短暂地称霸过英格兰,即使是7世纪晚期和8世纪的政治倾轧、争吵、不和时期,诺森伯利亚的教会、艺术、学术、文学仍处于一个黄金时代,作为首都的约克自然经历了相当长的繁荣时期。627年,为了爱德文(Edwin)的洗礼,建筑了第一个约克大教堂,爱德文命令把这个木质小教堂重建为石材的,但他在633年被杀,完成石材教堂的任务留给他的继任者奥斯瓦德(Osward)手里。在这个时期,约克成为了主教辖区。[4]

北欧海盗侵犯,自然不会放过繁华的约克。公元866年,维京人占领该城,在866年到诺森伯利亚整合进英格兰的954年之间,约克被称为约维克(Jorvik)。海盗来自北欧,原先曾是普通的农夫和渔民,后来逐渐在农闲时节开展贸易活动,在北海沿岸建立了庞大的贸易网络。由于贸易地温暖的气候和丰富的特产,有些商人逐渐转变成殖民者和海盗,在北海水浜到处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大概由于劫掠更加有利可图且更为快捷,所以,作海盗似乎成为北欧的丹麦人、挪威人、瑞典人的职业,这些人被通称为北欧海盗或维京人。在维京人统治下,约克成了重大的内陆港口,成为通向北欧的广大的北欧人贸易商路的有机组成部分。954年,最后一个独立的维京统治者爱里克·布劳戴克斯(Eric Blodaxe)被爱德雷德(Edred)驱逐出英国。

1066年征服者威廉在黑斯廷斯(Hastings)击败哈罗德之后,成为了英国的统治者。他在消灭了约克的反叛后,立即在奥斯河两旁建筑了两座木质堡垒,直到今天其遗址还隐约可见。在中世纪,约克发展成重要羊毛贸易中心、汉萨港口、英格兰北部省份的宗教中心。约克与坎特伯雷一起,一直是英格兰天主教会的两大教堂之一。享利一世授予约克第一份特许状,肯定其在英欧贸易中的权利。


中世纪的约克是英国的第二大城市,深受王室器重。从爱德华三世开始,英王一般都把第二个儿子封为约克公爵(长子为威尔士亲王,即王位继承人),直到今天仍是如此。15世纪时,以白玫瑰为标志的约克家族与以红玫瑰为族徽的兰开斯特家族进行王位争夺战(史称玫瑰战争),建立过约克王朝。

在都铎王朝时期,约克经历了一段衰落期。享利八世统治时期,伴随着宗教改革对天主教的打击,特别是解散修道院对约克的冲击很大。由于约克有许多教堂、修道院属下的医院,势力强大,修道院的解散直接威胁到许多虔诚的修士的宗教和生计,所以北方约克郡和林肯郡的天主教徒揭竿而起,打起了反对宗教改革的旗帜。在享利八世软硬兼施下,起义很快被镇压下去,约克自然受到了严厉的统治。到伊丽莎白女王统治时,约克才逐渐恢复繁荣。

17世纪中叶,约克公爵派遣一支舰队夺取了荷兰在北美的殖民地新阿姆斯特丹。这座城镇被改为新约克(New York),它就是后来举世闻名的大都会纽约市。17世纪中叶英国革命期间的内战中,以国王为首的王党以北方为基地,约克是一个重要的基地,议会军以南方为基地。在较量的过程中,议会军围困王军所在的约克,城墙外的许多中世纪建筑被摧毁。1644年7月15日,约克向议会军总司令哈利法克斯投降。由于哈利法克斯家就在约克,所以占领约克后,他下令禁止摧毁约克城内的建筑,从而保护了约克城内的许多历史建筑。17世纪起,约克成为当地的乡绅和商人的天下。就在这个时期,附近两个城市利兹和赫尔展开商业竞争,奥斯河的淤塞,使约克逐渐失去了贸易中心的主导地位。不过,有失必有所得,其政治、经济地位虽然下降了,但其北方富豪的社交和文化中心的角色却提高了。为此,约克兴建了许多优雅的建筑,如市长大厦、哈利法克斯大厦、舞会厅、皇家剧院、赛马场都兴建于这个时期。工业革命时代,约克也成长为一个独特的工业城市。在乔治·哈德森(George Hudson)的影响下,约克成为铁路中心和制造业中心。

近几十年,约克的经济已经从制造业转移到服务业上。教育和旅游成为重要行业。所以今天的约克主要是一座古城,有着发达的旅游业。


 


02

约克古城保护


 


早在19世纪,英国就已经初步萌发了古城保护的嫩芽。古城保护意识是在与城市发展的进程中出现的,约克古城保护恰恰是在古城毁坏的同时露头的,是古城保护者与市政机关反复斗争的结果。约克古城墙首当其冲。1800年,正处于约克制造业大发展的前夜,约克古老的破烂的城墙似乎成为制约城市发展的瓶颈。市政当局认为由于其年久失修,维持费用巨大,所以想拆除约克城墙,强调要“拆除城墙和城门”来改善城市,要求准许拆除古老的城墙和城门。“塔楼、城墙等是老古董,由此成为废墟……难以修复和很好地维持,却每年要支付巨额款项,大大超出了市长和民众的支付能力。”尽管当时的英王乔治三世和许多保护城墙者大力反对,但市政机关还是拆掉了三座堡垒、四个城门和几段城墙。为此,那些致力于城墙保护者逐渐组织起来,在1831年着手筹集经费恢复部分城墙。市政机关听之任之,但决定即使城墙恢复了,它们也不会出力维持,甚至就在恢复城墙期间,还拆毁了城墙的其他设施。1855年,约克最后一次试图拆毁城墙,当时的卫生委员会建议拆除“威尔门和红塔间的部分或全部城墙,作为改善当地的先决条件”,认为城墙“并没有特别历史重要性”,阻挡了空气的自由流通,造成了不健康。幸运的是,该项目被否决,从此,约克城墙作为历史遗迹不断地恢复。


今天的约克以古城墙闻名于世,它是整个英格兰古城墙中保留最完整、最长的。城墙最早修建于罗马人统治时期,以约克大教堂为中心,长达5公里,正方形城墙,作为防御外敌的屏障。约克城墙的最出名的罗马遗存是多角塔,位于博物馆花园里,该塔建于塞维鲁皇帝时,他在209-211年驻在约克,塔有10面,几乎有30英尺高,曾经有过8座塔,包括到要塞正门的两边各3座。旧城墙在丹麦人统治时已经失修。丹麦人修复了城墙,留下了靠近公共图书馆的盎格鲁萨克森塔,这是英格兰这类塔的惟一留存。

现存大部分城墙重建于12世纪到14世纪,约克城墙重建和加固,旧的维京人木质建筑为石材取代,成为英国中古时代硕果仅存的城墙。约克城墙与中国古城墙相似,在四方古城墙上,有城堞和射箭孔,城墙不宽,仅容两人侧身而过。城墙下则是草地、公园及古城的街道,街道两边还是半木结构的古老房屋。要登上城墙可以从各个登城口进入。新建了四个堡垒大门,能控制通过城墙的交通。不过在约克,真正的穿过古老城墙的城门不叫gate,而是叫bar,因为“gate”在维京语中是街道的意思,而“bar”却是门。“Bar”指横在街上的横杆控制进出城市的交通,在中世纪它们也充当收费站。北边的布思翰门(Bootham Bar)和西南边的米奇门(Micklegate Bar)是以前统治者进入城内的主要入口,其他如东北边的Walmgate Bar,也都是登城墙的入口。

米奇门的正方形门楼是进城主入口的标志。门楼有四层高,包括上层的居住区。米奇门有一个小型博物馆,追溯城门和古城的历史。这里也是展示被斩首的叛徒的关颅的地方,包括享利·珀西(Henry Percy, 1403)、约克公爵理查德(Richard, Duke of York, 1461)、诺森伯兰伯爵(Earl of Northumberland, 1572)。许多头颅经年累月地高高挂在门楼上。布思翰门的墙壁包括许多中世纪的石材,最古老的是11世纪的,但今天我们能看到的是14和19世纪的产品。僧侣门是城门中最精致的,它包括可追溯到14世纪的四层高的门楼,门楼设计成可自足的堡垒,每层能独立守卫自己。今天僧侣门是理查三世博物馆所在地。[5]

20世纪,随着旅游业的发展,约克的历史内核成为城市的重要资产,不再被认为是沉重的负担,古城保护意识上升为大家的共识。1968年,约克古城被规划为保留区域。不仅如此,约克还挖掘近代的历史遗产,增添许多新的元素,使约克不仅有古城,更有许多其他吸引眼球的东西。比如1975年建立的国立铁路博物馆,90年代开放的维京人中心,还有贴近民众生活的日常生活博物馆(又称民俗博物馆)。今天的约克地标中,除了可以步行的古城墙,北端华丽的大教堂,还有南端的高高耸立的已成废墟的克里夫顿塔,更不用说火车站以及穿城而过的奥斯河。

漫长的历史给约克留下了无数的历史遗产,使约克成为一个天然的历史博物馆。约克古城保护的,不是僵死的几个景点,也不是死气沉沉的圈围起来的老建筑,而更多的是生机勃勃的古城古街。约克还有仍在走人的石头街。也就是临近约克大教堂的古代小巷,小巷大多是鹅卵石铺砌的行人街道,而且仍然使用“Gate”为街名,而且可以“望文生义”,猜想当年街道的模样,如石头街(Stonegate)、下彼得街(Low Petergate),而铜街(Coppergate)无疑有着行为意味。其中石头街早在维京人占领约克之前就已存在。今天石头街保留了许多中古时代的房屋,同时也是约克购物区的主要街道之一。从石头街延伸到周围,也都是有着中古风情的迷人街道,其中肉铺街(Shambles)是约克最具历史意义的街道(见图2)。这条街道是保存完好的中古街道,实际上就是屠户街,房屋二三层都有向外突出的骑楼,二楼比一楼凸出,三楼比二楼凸出,呈阶梯状。越往顶楼,街道两旁边的房间就越接近。之所以建成这样,是因为需要楼上突出的地方悬挂出售的猪肉,利于通风,不易变质。今天的 “肉铺街”,一仍其旧,街道、建筑、生活基本保留中世纪原貌:鱼市、肉铺、面包店、打铁铺等等。

约克的古城保护,善于变废为宝,把考古发掘、历史感生动地表现出来。这在约维克维京中心(Jorvik Viking Centre,俗称海盗博物馆)得到体现。通过“时光隧道”,进入当年海盗活动的“地下城”,环境、声音、气味都像回到了1000年前。

1976年,约克市发现了世界上保存最完整的维京人遗址,经过5年的考古发掘,出土文物4万多件,遗址被完整地展露出来。为了向世人展示考古研究成果,在约克考古基金会资助下,维京中心得以在维京遗址上兴建,并于1984年正式对外开放,展示了活生生的维京人生活。维京中心位于约克市中心, 是一座层的红砖小楼。约克古城到处是文物古迹, 维京中心与周围的建筑、环境很协调。中心第一部分是维京时代约克的简介和说明,借助彩绘的图画和遗物,反映维京人在约克的足迹。第二部分用投影方式,倒叙自今而古向观众展示英国服饰的变迁,逐步把观众拉回到9世纪的维京人时代。接着乘坐缆车穿越时光进入考古现场。这里,运用立体的场景、生动的配音、逼真的气味,再现了维京人的家居生活、市场买卖、渔猎耕种。人物塑像和考古实物外,还可听到市场嘈杂的叫卖声,闻到鱼腥味,在村庄里可以听到鸡鸣狗吠,甚至可以闻到维京人茅厕散发的臭味。时光车的设计不仅有效地控制了人流,而且控制了行进的速度。约维克维京中心的互动设计把死的历史变成了活的历史。穿着维京人服饰的工作人员分散在各个角落,或者以说故事的方式向参观者解说维京人的衣着服饰,以及所代表的生活涵义。或者向观众示范。比如在钱币展台旁边,就有工作人员示范钱币的制作,观众甚至可以亲自上手操作,制作的钱币可以留作纪念。最后,在遗址上观众还可以模拟考古发掘。约克维京中心展示考古学遗址和出土文物,但形式更加寓教于乐,所以成为约克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之一。[6]

从古城墙、到古街巷,从石头街到海盗博物馆,从废墟的克里夫顿塔,到时光隧道,约克处处展示着历史,历史与现在紧紧地交织在一起。也许,正是过去与现在的交融,使约克成为英国仅次于伦敦的第二大旅游城市。2007年,约克击败欧洲的130个城市,当选为2007年度欧洲旅游城市。[7]2009年,在吸引英国游客最多的城市中约克名列第7。[8]而据英国统计署(Office of NationalStatistics)公布的资料,该年度吸引外国游客方面,约克也名列第13位。[9]


 


03

英国古城保护的逻辑与特点


 


从约克的历史与古城保护情况来看,约克的古城保护意识在19世纪以来逐渐成长起来。经过两个多世纪的城市发展与保护之间的较量,或者说经历了从民间到官方的保护意识的培育,现在英国的古城古街、甚至有历史意义的场所都得到了保护。不过,保护不等于不发展,事实上,英国的城市保护与城市发展是有机地融合在一起的。归结起来,从约克的保护与发展,我们可以大致看出英国古城保护的发展逻辑与特点。

首先是英国的古城与古迹的保护思想是在城市发展中逐渐成长起来的。19世纪约克城墙之拆除与重建的斗争,恰恰反映了古城遗址保护意识并不是自发产生,而是城市发展本身对古城提出的巨大挑战所致。众所周知,英国自18世纪下半叶工业革命展开以来,兴起了大量新兴城市,老城市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约克就是这样一座举足轻重的老城市,而老城市在发展中难免会遇到旧城的改造、旧城的拆建事宜。所以约克城墙似乎成了阻碍城市发展的瓶颈,拆除阻碍交通、阻塞空气流通、不利于居民健康的城墙、门楼之类似乎顺理成章。但英国又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厚重的历史积淀又是不言自明的事实,因此,才会在城市现代化过程中出现拆除还是保护的斗争。

其次,约克的古城保护在很大程度上离不开民间人士的支持与努力。约克城墙在市政当局拆除的情况下,有识之士自发地组织起来,先是向议会提交请愿书,呼吁反对拆除城墙。在反对无效、部分城墙和门楼被拆的情况下,自发组织起来,成立相关的民间组织,不仅为古城墙的生存奔走呼号,而且积极筹措资金,运用民间的力量恢复被拆除的城墙设施。到19世纪中叶,不少城市有了类似保护古建筑的民间组织。1877年,英国的城市化已经向着高度城市化方向发展,城市的扩建、改造在全国铺开,古城、古建筑面临更多威胁的情况下,一些激进分子如威廉·莫里斯、约翰·拉斯金创造了 “古建筑保护协会”(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Antient Building),把全英范围内有志于保护古建筑的热心人士组织起来,发动更大的保护攻势。今天英国的各种保护历史遗产的组织不计其数,仅全国性的就有古迹协会、不列颠考古委员会、乔治团体、古建筑保护协会、维多利亚协会、英国遗产保护组织、英国历史保护信托组织、建筑遗产基金会等。通过热心人士和民间组织的努力,英国古城古街古迹的保护更多地是一种民间共同的意愿,而不仅仅是政府行为。

第三,政府部门的古城保护意识逐渐提到提高,并以立法规范。早在1882年,在民间组织的推动下,就通过了《古迹保护法》。到今天古城中的一切维修、兴建、保护工作都有法可依。根据有关立法规定,凡是1840年前的建筑物,一律要加以保护,不得更改外观;1900年前后的建筑物,根据是否有保留价值而定;只有那些建于上世纪50-60年代的建筑,才可能拆建。由于立法规范细致,法律的至高无上,所以在当代中国随处可见的违章建筑、搭建在英国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自1968年约克整个市中心被设计成历史保护区域以来,各种法规,使约克的保护有法可依。整个约克虽然是现代交通发达,却与古老街区和谐共处。由于约克城中心的中世纪建筑街道,不适合现代交通工具通行,所以许多地方不能通行汽车,城墙内的许多道路有的在办公时间免入车辆,也有的地段完全限制车辆通行。但古城外却是车水车龙,异常繁忙。

第四,约克的保护是全方位保护,不仅是保护老古董,而且还运用各种渠道,因地制宜地建设新“地标”。如在教堂的底部,挖掘出罗马时期和诺曼人时期的原址,就被小心的保护起来并作为博物馆。维京人约维克考古发掘后,就建一个与周围环境协调的维京人中心,用时光隧道把人们带到那个时代的氛围中,既不是公园化其遗址,也没有建设豪华博物馆,陈列些呆板的展品了事。约克城堡博物馆,则让人目睹600多年英国监狱变迁。约克的几条石头街,还是中世人们踩踏的鹅卵石,肉铺街还是窄窄的小巷,房子仍然是石头房。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在火车时代到来后,约克成为南北交通的枢纽。今天火车虽然只是众多现代交通体系中的一环,但约克人就是在约克火车站旁建起国立火车博物馆,从古老的蒸汽机车到现代的子弹车,应有尽有。从高科技的航空博物馆,到日常生活博物馆,约克既不泥古,也不排斥现代,而是全方位、全视野地保护其城市特色。现代的火车、航空博物馆的宏观物件,与日常生活博物馆里的针头线脑、茅厕粪坑,一起展示着人类历史的文明进程。约克的古城保护务实,不图虚荣。在当代中国申遗已经成为政府重大工程之事时,直到2009年3月17日,约克市政府执行委员会才确认要申报世界遗产。另外,英国虽然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到处是古老的城市,但却只有巴斯、约克、切斯特等4座古城,其中只有巴斯是世界遗产。

约克虽然只是个案,但我们不难从中看到英国古城保护情况及其英国人务真求实、不务虚荣的思想。约克迟迟不申遗,不是不够格,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是对自己的古城有充分的自信。今天的申遗打算,也还是为了保护约克。



 

注释

[1] 普布利乌斯·埃利乌斯·哈德良(Publius Aelius Traianus Hadrianus,76-138,117-138年在位,绰号勇帝),罗马帝国五贤帝之一,博学而多才。在位期间,停止东方战争,与帕提亚国王缔结和约,改革官僚制度和法律。又在不列颠岛北部建造了横贯东西的“哈德良长城”,以御防那些居住在现今苏格兰的“蛮族”的入侵。

[2] 塞普蒂米乌斯·塞维鲁(Septimius Severus,145-211)。193-211年在位,他是第一位来自非洲的罗马皇帝。

[3] 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us I Magnus,272-337),罗马皇帝。他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位信仰基督教的皇帝,在313年颁布米兰诏书,承认基督教为合法且自由的宗教。并于330年将罗马帝国的首都从罗马迁到拜占庭,将该地改名为君士坦丁堡,被称为西方的“千古一帝”。

[4] 约克市政府网站。http://www.york.gov.uk/leisure/Local_history_and_heritage/yorks_history/

[5] http://www.britainexpress.com/cities/york/wall.htm

[6] 冯立新《英国约克市维京中心参观启示》《文物春秋》2007年第2期,第62-63页。

[7]  "York voted top city for tourists". BBC News Online. BBC. 14 June 2007. http://news.bbc.co.uk/1/hi/england/north_yorkshire/6751753.stm.

[8] 在2009年度英国居民访问最多的20个城市的前10个依次为: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斯卡伯勒、布里斯托尔、布兰克波尔、约克、利兹、纽卡斯尔、布莱顿。而英国居民访问最多的纯旅游城市前10名依次为:伦敦、斯卡伯勒、布莱克波尔、曼彻斯特、斯坎尼斯、怀特岛、约克、大雅马斯、伯明翰和布莱顿。见Top 20 Most visited English Cities and Towns in 2009 by UK Residents, http://www.enjoyengland.com/Images/top%20towns%202009_tcm21-190501.pdf。

[9] 这20个最受国际游客欢迎的城市依次为:伦敦、爱丁堡、曼彻斯特、伯明翰、格拉斯哥、利物浦、布里斯托尔、牛津、剑桥、卡迪夫、布莱顿、纽卡斯尔、利兹、约克、因弗尼斯、巴斯、诺丁汉、雷丁、阿伯丁和切斯特。Top 20 Most Popular UK Cities for International Visiteors, http://gouk.about.com/od/getawaysandshorthops/qt/top20.htm

 

下一篇:金 燕:英国前工业社会的劳工立法研究(下)上一篇:朱孝远:现代西方批判史学传统的现代转向(上)
评论留言交流 (仅限注册用户,请先注册或登录)

 
  【注意】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责任
 3.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用户评论留言
点此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