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考研指南]  [研究动态]  [佳篇共赏]  [资料汇编]  [学人风采]  [中国世界中世纪史学会概况] 
[共享资源]  [资源链接]  [学术焦点]  [新书评介]  [史学理论]  [资料大家译]  [雁过留声] 
当前位置: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 佳篇共赏 - 高毅:不同文明交往才能促进文明的发展

高毅:不同文明交往才能促进文明的发展
来源: 作者:本站编辑 [日期:2019/6/21] 浏览:

 

文明的发展主要是靠交往,不同文明之间的交往才能促进文明的发展,如果每个文明都固步自封、互相隔绝,就不可能发展,只会不停地衰败下去。法国重农学派文化成果的产生其实就是比较文明的一个结果。


 


前情回顾:

任剑涛:比较文明的理性目的是寻求文明对话

刘瑜:纵向的文明比较更有意义


刚才任剑涛教授说了很多关于比较文明应该注意的问题,特别强调了理性目的,把自己的文明跟别的文明做比较的时候,应该有一种开放的心态、理性的心态,不要妄自尊大,要有包容心。今天的题目是讲“比较文明”,这里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动力学的问题,即文明怎么发展?文明的发展主要是靠交往,不同文明之间的交往才能促进文明的发展,如果每个文明都固步自封、互相隔绝,就不可能发展,只会不停地衰败下去。文明的发展必须通过交往,而交往的落实途径只能是通过比较,通过把不同的文明进行比较才能实现交往。文明的交往肯定能带来文明进步、历史前进,文明前进主要是靠文明的交往。



魁奈学派和斯密学派的重要区别

 


法国18世纪启蒙时期的重农学派,是古典经济学里一个很重要的法国流派。古典经济学或者古典政治经济学我们一般知道亚当·斯密,这是英国非常有名的古典经济学的创造者,而往往忽略了还有一个重农学派的存在,这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现在人们发现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


重农学派的首领是魁奈,他是亚当·斯密的老师,古典经济学的重要概念比如“自由放任”“小政府”(管得越少的就是最好的政府)“经济自由义”“反对贸易保护”及很多经济学的概念,如“地租”“工资”“分工”“利润”等等,都是法国的魁奈教给亚当·斯密的。但古典经济学的法国流派,即魁奈流派忽然销声匿迹了,大家不知道了,只知道有一个亚当·斯密。魁奈长期被埋没、被边缘化,近年来重农学派才引起国际学界的一些重视。


 

 


魁奈学派和斯密学派有很多共同的地方,都是讲经济自由主义,讲市场自由主义,讲政府不要干预经济,让市场这个看不见的手管经济。这是贸易自由主义,是它们基本的共同点。它们也有不同的地方,主要的不同是魁奈学派(法国学派)认为政府应该是一个专制政府,在搞经济自由主义的时候,政治应该是一个高效能的专制政府,而且是一个像中华帝国那样的专制政府,君主要有特别大的权力。但是亚当·斯密说不行,在搞经济自由主义的时候应该是代议制政府,应该是自由民主政府、议会制政府,不能搞专制。这是他们之间最重要的一个差别。


再一个,重农学派说农业是国民经济财富的主要源泉,非常重视农业。而亚当·斯密认为这个太落伍了,现在都进入工业时代了,还讲农业是不对的,是落伍的,现在不能强调农业,工业才是社会财富的主要源泉。其实重农学派讲的农业并不是亚当·斯密讲的那么狭隘,马克思早就说了,魁奈讲的重农是要为资本主义工商业开拓道路。最重要的区别还是是魁奈讲专制政府,而斯密讲自由政府。



魁奈学派被发掘的现实因素


魁奈学派讲专制(合法专制、开明专制),但是“专制”在18世纪是绝对不被人看好的,绝对是政治上不正确的,因为当时盛行的是反专制主义思潮。正因为如此,强调专制的魁奈衰败下去了,被亚当·斯密踢到一边去了,后来世界上盛行的是亚当·斯密的东西。但历史表明,魁奈学派的衰微是表面的,实际上仍然是历史运作中非常强劲的潜流。在法国、欧亚大陆及很多其他地方,重农学派一直保持着很深刻的影响力,而且最近几十年被发掘出来。


 

为什么会被发掘出来?这跟“四小龙”的崛起有关系。弗里德曼、哈耶克大家都知道是非常有名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他们都在承认重农学派的价值。弗里德曼和哈耶克就说,经济自由主义的实施在一定情况下可能会使某种威权政治体制成为必要。据说哈耶克本人也承认了,说经济自由主义和政治专制并不是不可调和的。另外福山最近对美国政治尤其是政府执行力有很多批评,说美国的国家管理能力不行了。再有就是在西方政界人们对拿破仑的兴趣在增长,不论是特朗普上台还是法国的马克龙上台,舆论界都喜欢把他们往拿破仑身上靠,把这两个人跟拿破仑作比较。这反映出西方需要一个政治强人出来度过现在的危机。魁奈学派在世界近代和现代化进程中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学派,不可小觑。



魁奈学派诞生的历史背景

那重农学派是怎么兴起和形成的?我觉得它其实就是比较文明研究的一个重大成果。18世纪的欧洲(尤其是法国)盛行中国热,大家特别关注中国文化,特别注意把中国文化、法国文化与欧洲文化进行文明比较。魁奈有一本很重要的著作,翻译成中文叫《中华帝国的专制制度》。这本书做的就是中华文明的比较研究,当时的动机其实是拯救法国。


为什么要拯救法国?因为法国出现了很多问题,法国在衰败,那时候的法国是路易十五时代的法国。路易十四时代的法国很辉煌,凡尔赛宫金碧辉煌,是欧洲首强,是最典型的绝对君主制国家,是全欧洲各国学习的榜样。全欧洲都在学法国,而且学法语,觉得这是最时髦、最摩登的一种文化。可路易十四1715年去世之后,路易十五上台,然后就是路易十六(法国大革命),路易十五、路易十六大时代都是法国比较衰败的时代,因为这两个国王跟路易十四不一样,路易十四是一个非常强势的国王,特别勤政、特别有活力、特别能干,是一个工作狂,一心扑在政治上,非常勤奋。


 

 


路易十五、路易十六则不一样,路易十五喜欢泡情妇、打猎,路易十六喜欢打猎、喜欢修锁,不大关心政治,政治事务都让别人去做,所以很衰败。路易十五把海军上将的任命都交给他的情妇去做,很糟糕。路易十五时代,法国经历了两次国际战争,一个是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一个是七年战争,法国都败得很惨,尤其是在七年战争中,法国跟英国斗,丢失了几乎所有的海外殖民地。法国跟英国是差不多大的殖民大帝国,七年战争后把北美、印度全丢了,就没了殖民地。19世纪末法国成为跟英国齐名的大帝国也是后来多年努力的结果。


法国农村、农民、农业是一塌糊涂,农民特别穷困。魁奈认为法国之所以这么衰败,几乎被英国打趴下,关键是因为农民太穷,农民占法国人口的80%以上,国家非常贫弱。国家之所以贫弱,在魁奈、重农学派看来并不是因为路易十五国王不勤奋,关键是因为法国当时的政策出现了问题——当时法国施行的是重商主义政策,特别注意发展外贸,为了发展外贸,为了尽可能多的外汇收入,就搞制造业,制作一些产品拿出去卖。当时法国对外贸、工业、制造业比较重视,对农业彻底忽略掉了。同时重商主义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钱权勾结,只满足一小撮特权阶层的利益,把很多重要的商业机会都给了跟王室有特殊关系的人,这就培养了一群特殊利益集团。当时法国制度特别注意特权阶层的利益。总之这个政策养肥了一小撮的特权阶层,所以才导致了农民贫弱、法国国力的衰败以及法国在国际竞争中不敌英国,最后一步步衰败。


魁奈学派的诞生受益于中法文明的比较


法国人就很着急,魁奈这些学者就想怎么办。当时启蒙学者一个很重要的意识就是要建设他们的民族国家,非常注重建国、强国、救国的问题,就想着怎么救法国。因为当时有中国热,于是就拿中国跟法国做比较。其实中国热的发生,也是因为当时处在尴尬处境下的法国人发现了一个海外的榜样,就说为什么中国这么富强?中国文明已经延续了四、五千年,是当时世界的首强(中国的衰落只是后来一百年的失去,是工业革命1840年以后的事儿),全世界的白银都流向中国。魁奈就开始比较中国文明和法国文明,发现中国之所以几千年来富强是因为不搞重商主义,是搞重农主义,重农抑商。


 

 


中国的重农跟魁奈的重农学派还不太一样,我们讲的“重农抑商”并不是像魁奈他们说的只重视农业,不重视商业。魁奈也知道中国重视农业,但也重视商业,这个商业是指国内的商业,国内各地互通有无,政府把国内的运河、道路修得很好,国内市场很活,国内百姓主要是农民很富裕。但中国对对外贸易不大关注,所以说中国是重视农业、重视国内贸易。魁奈讲的“重农”是重民生、重自然法则,说中国制度上上下下(从大臣到老百姓)都非常重视自然法则,认为中国没有宗教神学,就讲自然法则,人生在世界上就是要活着的,人有权利活下去。而政府的义务是保证人民能够活下去,能够活得很好,但基督教的西方没有这个概念,18世纪以后才有这样的概念。


中国人按照自然规律来管理国家,自然规律是绝对权威,所以中国权力是自然专制。魁奈讲中国专制不是皇帝一个人说了算的专制。皇帝要满足一些条件,首先是要懂得自然法、懂得自然规律,懂得必须要为人民谋福利。同时皇帝身边还有一群人,这群人就是士大夫,这些士大夫是非常通晓自然法则的,士大夫告诉皇帝该怎么做,监督皇帝,皇帝做错了就提意见,让皇帝按照自然法则去做。皇帝也非常尊重大家的意见,能从善如流,鼓励周围的人给他提意见、进谏。所以中国有一群懂自然法则的人辅佐皇帝,皇帝按照自然法则进行统治。经济学家熊彼特认为这种专制跟专制主义一点关系都没有,实际上就是法制,自然法的专制。魁奈在《中华帝国的专制制度》一书中也讲中国人怎么在自然法的基础上建立起一套行政体系,总之中国是按照自然法统治的国家。


正是在这种文明比较的基础上,重农学派提出了他们的主张,这个主张虽然在当时不被人们看好。当时所有人都反对专制,认为只要是专制就是错的,重农学派被迫转入地下。法国大革命中许许多多政策其实都是按照重农学派的设想来做的,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说法国大革命就来自于重农学派,所有改革都是重农学派提出来。通过法国大革命,重农学派、古典经济学、法国流派一直影响到现在。现在西方人也觉得光搞亚当·斯密那套不行,经济自由主义要跟权威结合。西方人的这一苗头说明18世纪法国创造的重农学派有很深的影响。法国重农学派文化成果的产生其实就是比较文明的一个结果。

下一篇:黄春高:应更多地关注英格兰文明的复杂性、多样性上一篇:裔昭印:西方妇女史研究的启示与世界历史的重构
评论留言交流 (仅限注册用户,请先注册或登录)

 
  【注意】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责任
 3.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用户评论留言
点此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