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考研指南]  [研究动态]  [佳篇共赏]  [资料汇编]  [学人风采]  [中国世界中世纪史学会概况] 
[共享资源]  [资源链接]  [学术焦点]  [新书评介]  [史学理论]  [资料大家译]  [雁过留声] 
当前位置: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 研究动态 - 侯建新:圈地运动与土地确权——英国16世纪农业变革的实证考察(二)

侯建新:圈地运动与土地确权——英国16世纪农业变革的实证考察(二)
来源:《史学月刊》 作者:本站编辑 [日期:2020/1/1] 浏览:

3.圈地运动的发起人和推动者
大农一乡绅阶层的圈地,实际上影响了整个庄园的田制改造。乡绅哈斯汀斯家族在一个世纪内围圈了整个布劳斯顿庄园(Braunstone),他是分步骤缓慢推进的,这样的史例为数不鲜。下面,我们依次分析四个较为典型的案例,旨在说明大农一乡绅阶层不仅是佃农圈地的骨干,还是圈地运动的发起人和不懈的推动者。
考特斯巴赫庄园(Cotesbach)圈地,是中间阶层主导圈地的案例之一,该案例比较细致地披露了 如何实施圈地,依据什么圈地。这个阶层有一定的财富,可是并没特别的政治权力,没有超经济的力量,所以他们圈地的手段还是颇令人感兴趣的。该庄园坐落于莱斯特郡的南端,16世纪初叶领主直领地已被围圈,约200英亩,相当于庄园可耕地的1/5,其余土地一直还是条田状态。1596年该庄园落到约翰•夸尔斯手里,他是一个伦敦商人,从国王那里购买了这块地产。由于该土地发生的产权纠葛,购买后该庄园几年都没有到夸尔斯手里,直至1601年才归还给他。拿到庄园后,夸尔斯一心要"弥补这份损失",如何弥补?他决心圈地。理由很明显,条田地的价值远远落后于市场行情,只有圈地并实行农场经营才能创造利润,弥补损失,此案例再次证明了这个阶层的圈地动机。
夸尔斯已经买下来整个庄园,可是对他来讲"圈地"并非一件随心所欲,予取予求之事。经历了数百年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刷,习惯保有地逐渐蜕变为商业土地和地租,可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佃农土地权利仍然不可小觑。让夸尔斯感到幸运的是,"此时,一些佃户租约早已过期,这些佃农的身份大概是期限公簿持有农,租约到期是收回土地或调整租金的机会,于是夸尔斯先"向这些佃户提出每雅格土地5英镑的新租约,肯定大大超出原租金。佃户们拒绝了新租约,不过也就面临了被驱逐的危险。对于自由地持有者,夸尔斯的对策是赎买或协商。该庄园共有4位自由地持有农,夸尔斯区别对待,买断其中一人的土地,与另外两人达成协议,或土地置换或货币补偿。第四位自由地持有农仅有 2英亩,夸尔斯还是补偿了一些土地。其余是若干逾期的契约租地农,夸尔斯也是先更新租约,提高租金,结果也"遭到了这些契约租地农的拒绝,夸尔斯的下一步举措就是迫使不接受新租约的佃农离开土地,包括契约租地农和公簿农。看来,圈占整个庄园是他的最终目的。1603年,圈地取得国王即该庄园领主的同意,佃户的诉状也被法庭驳回,"佃户们除了接受新的租约或者离开村庄之外别无 选择",最后,有些人还是选择留下,不过由于租金上涨,土地减少了,他们一时没有能力承租原来的土地;一些茅舍小农放弃原来的保有地,仅仅保留了一定的放牧权,可每头牛还须支付6便士。"其余拒绝新租约的佃户,最终离开了村庄,村庄佃户人数下降了一半,不满情绪相当强烈。"圈地"导致村庄人口数量下降一半,这样的情况是不多见的,所以夸尔斯圈地成为一个著名的案例,时常被各种教科书和著述引用,只是对个中缘由和逻辑关系少有交代。
这确实是一个大农等中间阶层圈地的典型案例。夸尔斯双管齐下,一方面货币赎买,与自由地持有农等小地产主成交;一方面利用租约逾期,以更新租约、抬高租金的手段,胁迫承租到期的佃农离开土地,考特斯巴赫庄园就这样变成了围圈地。这块土地的结构在此前一百年里没有根本性的变化,然而,在1603年至1612年间,所有一切因圈地而被改变,庄园主的收入也变成了以前的两倍。

有的大农或乡绅已经控制了庄园的大部分土地,倘若加以货币赎买或土地置换等经济手段,那么围圈整个庄园即一步之遥。莱斯特郡的塞丁沃斯(Theddingworth)即属此例。威廉姆•布罗卡斯家道殷实,大概是一位介于大农和乡绅之间的人物。1576年,他从领主以及其他所有者手中购买了28. 5维尔盖特土地,这是一笔很大的地产,他妻子伊丽莎白.德克斯特已有6. 5维尔盖特土地。岳母玛丽•德克斯特也拥有5. 5维尔盖特地产,1586年去世前以遗嘱方式赠与这对夫妇。这样,布罗卡斯实际上拥有了 40. 5维尔盖特土地,占整个村庄土地的83%,该村庄总计不过48维尔盖特土地 (大约相当于1000英亩)。剩余的土地分散在7位自由持有农手中。为了进一步集中地产,经协商,7 位自由持有农让渡了土地,表面上是货币与"具有良好价值的租约"(leases of good value)的交换一一自由持有农们授予布罗卡斯的租期是一千年,实际上出卖了他们的土地。于是,"布罗卡斯的圈地预期得以成立,并且取得了各相关方面的同意"。该庄园和前述考特斯巴赫庄园圈地有共同之处,也是大农一乡绅阶层圈地的显著特征,货币是他们手中的一大利器。
乡村中间阶层主导圈地的另一种重要模式,是若干大佃户集体协商,从而推动整个村庄圈地。诺森伯兰郡的几个庄园都有类似的行为,其中考彭庄园(Cowpen)最有代表性。1619年,这个庄园的自由地持有农经协商后,试图分割敞田上的耕地、草地以及部分公地,他们先将所涉佃户的土地混合在一起(一些土地已有所围圈),然后按照既定原则重新分配。这次行动留下来圈地佃户协议书,后续活动也被翔实地记载在诺森伯兰郡史上。协议生效日期是1619年11月15日,这些自由佃农宣称,"为了改进和有效利用庄园土地",决定使自己控制的土地从旧体制的禁锢中解放出来。协议书开头处写道:"在我们的詹姆士国王统治第17年的11月15日,诺森伯兰郡考彭庄园几位土地的所有者和经营者,就我们的若干处地产和保有地转让和分割,做出相互承诺,一致达成如下协议。"参与协议的成员属于典型的"大农一乡绅阶层",他们是:1位骑士拉尔夫•德拉瓦尔;4位乡绅包括罗伯特•威丁顿、路易斯•威丁顿、崔斯特瑞姆•芬威克和马丁 •芬威克;还有5位大农,包括小约翰•普勒斯顿、老约 翰•普勒斯顿、库斯伯特•沃森、威廉•斯托里以及罗伯特.史密斯。协议主要内容是:
其一,聘请若干有经验和可靠的土地勘测员,对所涉土地实施勘察、检验及丈量,然后将土地分成两部分,即北部和东部地块。其二,遵循合理和公平的原则将上述土地重新分配。"不应占有所有最好的地,也不应占有所 有最坏的地,每个人都拥有公平的权利,充分考虑所分田地的数量和质量,权衡适度。"其三,根据上述原则,上述 成员分得不同地块的土地(详见下面表格)。其四,所聘勘测员的工资和费用,要由上述成员共同承担,出资份额 与每人分得土地数量和质量相当。此外,具体指定了一位名叫马修的为土地勘测员,他来自纽卡斯尔(Newcas- tle);同时一致同意从外面聘请托马斯•瑞都等五人组成圈地委员会,其间有一名骑士和两名乡绅,负责土地分割,并裁决所有的分歧。
这份考彭庄园佃户圈地协议书令人印象深刻,这些村民曾有中世纪村庄共同体合作生活的长期训练,有相当的自治能力。圈地协议中有明确的土地分割原则和实施步骤,还有专业人士和第三方人士的参与。分割的原则强调公正与权利,例如,尽管土地打散后重新分配,但是原来土地的数量、质量和位置要充分考虑。又如协议人负责支付土地勘测员的报酬,由于分得土地的数量和质量不一样,每人出资亦不同,即使细节上也力求合理。还有,土地勘测和丈量人员、负责仲裁的五人圈地委员会均来自第三方,且由佃户共同推举产生,以保障公平公正。最后,特别提到了因本次圈地可能引起的损害及补偿问题。上述佃农罗伯特•威丁顿(乡绅)在考彭庄园有个煤矿,因圈地受到影响,因此要对"煤矿 原有的权利和利益"作出补偿。同时这位矿主有义务给两名原矿工安排工作,"因为他们及其祖辈一直在此工作"。此外,不能因圈地影响各方村民原有的公共权利,包括"采掘条石或石块的权利,以及村民们使用共用道路的权利;还有,"在池塘和河流上渔猎等权利,继续有效,保留给各位成员及其 后代"。该协议予以公示,在协议签订三个半月后,即1620年3月1日,具体实施了土地分割和围圈。 诺森伯兰郡史记下了这个日子,记下了上述佃户得到的土地状况和具体位置:
《诺森伯兰郡史》编者评价说:"通过这一过程,考彭庄园被分割成独立的耕作地块,总的看来与今天的农场完全相同。"在一般农民交换条田、整合地块的基础上,大农主导下的协议圈地大规模地更新了耕作方式,使中世纪敞田彻底改变了面貌。16世纪大农的这类协议圈地为18、19世纪推行的议会圈地提供了先例,它们与后者的相似之处是,延续和尊重以往的土地权利和其他权利,以一种契约的谨慎方式荡涤敞田制农业的旧体系;不同之处是,"这种圈地是佃农自发协议的结果,而不是立法的结果"。不过,也不可将大农主导下的协议圈地理想化。马丁指出,尽管协议圈地是个进步,但在实际过程中往往不能完全尊重佃户的利益,即使小佃户不愿圈地也不得不卷入其中。所以协议圈地也不能避免人口减少,并引起小农的反抗。马丁研究了莱斯特郡6个圈地案例,虽然都为协议圈地,但也发生了对抗和人口减少。
有时,大农主导下的圈地还遇到领主的阻挠。最为典型的案例发生在卡索普庄园(Caythorpe),一反人们的一般印象,圈地的主要阻力不是别人而是领主。这个颇具细节的史料,出自17世纪一个目击者手稿,珍藏在林肯郡凯斯蒂文教区(Kesteven)档案馆,直到20世纪中期才被发现。"该手稿是独一无二的",记录者拉尔夫•滕斯托尔时为教士,是圈地的亲历者,生动地展现了三个世纪前该教区圈地运动的图景。卡索普庄园曾为萨福克伯爵所有,伯爵因陷入经济困境急于出手土地,于是佃农们纷纷买断持有地,大农是主要买家。到了1650年,庄园土地主要由大小自由地持有者所支配,一些大农吵着圈地,他们抱怨说"实在厌倦了无效率的耕作方式,希望改良自己的土地/茅舍农等小农担心公地丧失造成损害,可他们没有足够的力量阻挡,"只得沉默、屈服",庄园主小爱德华却明确地反对圈地,表示"即使承受压力也要反对圈地......与圈地者缺少共同的权益/大农们不退让,裹挟小农和雇工参与进来,威胁集体起诉领主,通过法律手段迫使领主就范。因为"他们预见圈地能使圈地者 获得财富和声望",鼓动整个村庄承担诉讼费,小农和雇工也被迫掏腰包,"因为他们受到圈地者们耳目的监视,一旦被告上法庭,代价更大。就这样,所有人都参与其中了,显然大农们精心策划,广泛动员,使用了各种手段。在强大的攻势下,年轻的领主勉强同意了。在组建的圈地委员会中,一些代表领主,一些代表村民,还指定了土地调查员,拟写规章和条款指导圈地。土地被丈量出来并被重新分割,继而挖沟渠,栽篱笆,圈地有序地推进。几年后圈地基本完成,虽然曾遭到部分人的异议而被起诉,但没有影响圈地进程,基本上是平静的,因为"圈地并没有摧毁卡索普的小土地所有者/这是大农圈地没有导致人口减少、房屋毁坏发生的一个例证。在卡索普庄园,与圈地前相比,圈地8年之后,宅地、房屋和农舍基本相当,保留下来的1665-1666年的壁炉税证实了这一点。圈地没有减少村民的数量,但贫穷居民失去了对公地和荒地的权利;另一方面,由于圈地中村民从伯爵那里买断了他的地产,其中不少契约租地农因此变成了自由地持有者,买断后的自由持有地几近私人地产。
以上,我们看到了大农一乡绅阶层圈地中的通常模式。货币赎买、产权交换和协商等,显然是他们经常使用的手段,由于他们的财富实力,也由于为追求更大的利润,所以为达到圈占土地目的往往不惜一掷千金。倘若租约规定的租期未到,他们很少强行运作,大概也没有强制行为的能力,因为他们本身也是佃户,是稼穡田间、奔走市场的新兴农场主,至少上一两代人还是普通佃农甚至是一个农奴。与领主的关系也是这样,圈地尽量取得领主的同意,以符合法律程序。上面卡索普庄园案例中,大农已经完全控制了村庄局面,可以采用种种手段向领主施压,然而他们还是在领主同意后才行动,以取得圈地的合法性。重要的是,大农圈地是最坚定的。农业资本主义是富裕佃农启动的,"圈地"是这种经济发展的结果,因此理应成为他们的积极选项。从这个意义上讲,大农是圈地运动的发起人,既符合历史逻辑也是历史事实,卡索普庄园领主几经劝导才同意圈地,其母对一位地产委托人说道: "尽管这种改善措施不能带来多大好处,但终究是一种改善。"此话颇有几分勉强的味道,显然,圈地 推进的市场经济方式并不是传统领主所熟悉的,也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他们已是高高在上的贵族,守成才是。当市场经济在英格兰农村成为不可逆转之势的情形下,领主不过是逼上"贼船,不得已而 为之;而富裕大农才是圈地运动最坚定的推动者。英国学者J •惠特尔也持相似看法。沃勒斯坦指出,在那个时代有两种类型的圈地,为了有效耕作而合并小块土地的那种类型的圈地中,"约曼农 扮演了主角"。其实,大农岂止在一种类型的圈地过程中扮演主角?在两种经济和社会模式跨时代 的交替中,大农一乡绅阶层扮演主角顺理成章。

4.大农一乡绅阶层是圈地主力

大农一乡绅阶层圈地所占比例几何?学界虽然普遍认同大农圈地,然而他们的圈地占多大比例却 难以得到确切的数据。翻开关于这一时期的历史文献,农民圈地的史料可信手拈来,可是没有发现有说服力的普遍数据。19世纪末叶问世的利达姆的《圈地末日审判》,整理并分析了1517年和1607年的圈地委员会的调查报告,认为16世纪圈地有领主圈地和大农等其他阶层的圈地,可是它给出的数据过于零碎,难以得出一个整体概念。比如在剑桥郡、格洛斯特郡等领主圈地面积所占比例较高,而另外一些地区佃农在圈地中起到的作用较大。如在伯克郡,1485至1517年间农民是圈地的主体,包括自由地持有农、公簿持有农、契约租地农等,而庄园领主圈地仅占该郡圈地总面积的9. 6%。利达姆《圈地末日审判》的另一个问题是,其数据分析范围有较大局限性,不能覆盖16世纪圈地的主要的时间维度。
L•A•帕克关于1485-1607年间莱斯特郡各社会阶层的圈地数据值得关注。其一,在资料来源上,他参考了当年圈地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但是没有完全依赖它,帕克开辟了自己的史料来源,而且从时段上基本覆盖了这次圈地的时间维度,即从1485至1607年。其二,帕克采取了典型取样的方法,所选莱斯特郡位于米德兰平原中南部,是这次圈地运动的重点区域,有一定的代表性。他将圈地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1485至1550年,总圈地面积达到13 812英亩,其中有国王、世俗贵族领主圈地,还有教会领主即修道院圈地,然而没有一般农民的零碎圈地的统计,这是个疏漏,大概受到资料来源的局限。乡绅圈地所占比重最高,达58.4%,考虑统计中身份不明者所占比例的因素,中等阶层圈 地达到60%左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在第二个阶段即1551至1607年间,统计中的社会身份增加了农民(Peasantry)和商人,去掉了国王和教会领主圈地。该时段圈地增加农民和商人,表明圈地力量组成的新变化;去掉教会领主也是有根据的,因为这个阶段修道院被强令解散,地产悉数拍卖。拍卖土地大部分流入了约曼、乡绅手里,后者最渴望得到土地且购买力旺盛,而领主尤其教会领主进一步受到重创。因此在这一时段大农一乡绅阶层圈地比例越来越高是预料之中的。不过王室领地没有圈地的记录似不应该,也许归类于贵族或是受到资料来源的限制。作者承认他的资料来源受到一定限制,例如对莱斯特郡村落圈地的统计他只能覆盖百分之六十七。无论如何,帕克对这一时段圈地者的成分还是提供了相对完整的数据: 乡绅圈地占72.5%,再加上商人的,乡村中间阶层圈地达到79%,占据绝对优势,与前一阶段比较大约增加了 20个百分点。农民圈地者中肯定包含一部分大农,这里还没有计算在内,无论如何,这一阶层成为圈地主力愈发明显,是没有疑义的。
我们还可以引证中部地区白金汉郡的相关数据,进一步说明中间阶层在圈地中的作用。白金汉郡相距莱斯特不远,所圈土地大部分变为牧场,一般说来领主掌控的土地规模较大,更容易转为牧场,这里的圈地者是否多为领主呢? 1517年圈地委员会的调查报告显示,1485至1517年间,该郡领主圈地的确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达到圈地总面积的45.6%,然而其余皆为农民围圈,后者才是圈地的主体,包括自由持有农、契约租地农(含租地农场主)和公簿持有农,其中自由持有农圈地最多,占该郡圈地总面积的31.0%。这样的史例还能引证很多,也会有相反的例证,其缺陷是不能说明长时段的圈地运动。而帕克数据是长时段的(从1485至1607年),而且莱斯特地处16世纪圈地运动的重点地区,足以给人们提供一个有价值的参考数据,再加前面的阶段性数据和一系列的个案分析,如果我们说在整个延长的16世纪(涵盖15世纪晚期至17世纪早期),乡绅和大农等农业资产阶级是圈地的中坚力量,这个结论应该是可以成立的。
大农一乡绅阶层同样有非法圈地,损害佃农群体利益因而受到谴责和抵抗。在德比郡的贝克威 尔庄园(Bakewell),乡绅约翰.夏普采用非法圈地的方式扩展保有地。1542年的米迦勒节,该庄园 刑事法庭(court leet)和封臣法庭推举13名佃户组成陪审团审理此案,陪审团认为夏普非法圈围了两处公共牧场,以及若干佃农的保有地,甚至还非法圈占了另一个乡绅乔治.弗农的一部分土地。还有,夏普被指控圈围了部分国王大道--从皮克城堡到德比郡。这些行为显然"违反了该庄园的法律和习俗/庄园法庭下达了拆除圈地、恢复公共牧场和国王大道的命令,夏普拒绝执行,结果陪审员们 强行推倒围篱并重新打通国王大道。然而,夏普没有就此放弃侵占公地,1545年,他再次被控"暴力"圈围30英亩荒地,侵害该庄园佃农们的公共放牧权。另一方面,佃农们也没有停止对夏普非法圈地的抵抗。星室法庭(Star Chamber)的一桩案例表明,一些佃农坚称树篱妨碍了他们一直拥有的公共放牧权,所以捣毁他的圈地并在那里继续放牧牲畜。大农圈地行为遭遇暴力抵抗,也发生在白金汉郡的城镇威科姆(Wycombe)。约曼大农约翰•劳伦斯围圈了20英亩耕地,四周树篱挖沟,将其变为他一人的专属牧场,而按照规定,一旦谷物收割以后城镇居民有权在此放牧,所以约曼劳伦斯广受诟病。领主温莎爵士、司祭长和管家察看了现场,命令劳伦斯拆除圈地的围栏。劳伦斯口头答应,实际上继续阻挠城镇居民放牧,侵袭和驱逐放牧人、扣押进入圈地的牲畜等。结果,在市政当局鼓动下,居民们强行砍断、烧毁圈地的树篱,并继续在劳伦斯的土地上放牧。可见圈地的过程是曲折的,大农单方面圈地往往很难达到目的。
大农圈地甚至会导致激烈冲突和人口减少。15世纪和16世纪之交的一份圈地调查报告告诉我 们,在白金汉郡的博得斯顿庄园(Birdstane),一个自由持有农圈占了 400英亩土地,导致4座房屋被 推倒,60人被驱逐出家园,从前需要8部耕犁的土地,现在完全变成了养羊的牧场。前面提及的伦 敦商人夸尔斯圈地,使村庄人数下降了一半,因此引起一场不小的暴动。1607年,不满农民聚集在夸尔斯所在的考特斯巴赫庄园,该庄园一度成为莱斯特郡起义农民的聚集点。在那里"汇集的男人、女人以及孩童的人数达到5000人",他们推倒了一部分圈地篱笆。这些行为引起了莱斯特郡官员的关注,担心引起更广泛的治安问题,于是在6月6日竖起了一个绞刑架,用以警示那些举事的人们。这个绞刑架在6月8日被愤怒的人群推翻,不过没发生进一步的骚动。该案例表明,一些乡绅、商人和大农,圈地中暴露出的贪婪和冷酷与封建领主无异,同样遭到愤怒小农的反抗。

下一篇:侯建新:圈地运动与土地确权 ——英国16世纪农业变革的实证考察(一)上一篇:侯建新:圈地运动与土地确权 ——英国16世纪农业变革的实证考察(四)
评论留言交流 (仅限注册用户,请先注册或登录)

 
  【注意】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责任
 3.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用户评论留言
点此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