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考研指南]  [研究动态]  [佳篇共赏]  [资料汇编]  [学人风采]  [中国世界中世纪史学会概况] 
[共享资源]  [资源链接]  [学术焦点]  [新书评介]  [史学理论]  [资料大家译]  [雁过留声] 
当前位置: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 资源链接 - 城市的兴起和行会的形成

城市的兴起和行会的形成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本站编辑 [日期:2009-8-20] 浏览:

中世纪经济社会史(300—l3OO年)》
[美]汤普逊著

第二十八章

[美]汤普逊著 耿淡如译

商务印书馆,1997年

在前面若干章内,我们已举出各种关于新集体主义的意识即联合的推动力的事例,这种意识在十一到十二世耙已经表现出来。这些运动有很多尽管是重要的,但其中没有一个运动再比城市的兴起具有更持久的意义。城市运动,比任何其它中世耙运动更明显地标志着中世耙时代的消逝和近代的开端。一个近代最大学者西摩勒曾说过:

这项运动是一个经济革命;我认为它此任何后来的革命更为重要,甚至也此文艺复兴运动和印刷术的发明和罗盘针的发现,或比十九世纪的革命和由此而产生的所有产业上的革命,更为重要。因为这些后来的革命,只是十二到十三世纪伟大的经济社会转化的从属的后果而已。①

说得很对:在城市兴起的过程里,我们第一次在欧洲历史上写了“平民的传记”。前所未知的一个新社会集团,即市民阶级或资产阶级出现了。一种新的生产财富的方式开始流行,一种商业和工业使欧洲所能产生的财富是注定要远超过于农民组织和农业所曾能生产的财富。“新兴起的或已经兴起的城市,自然是这些市场的所在地。有的城市,因为它们已有城垣,成为贸易的中心。另一方面,相反的说法,也是正确的;设防也是为了那些已经成为贸易中心的地点之利益。商人开始在市场地点的周围,设立了货摊。”②

————————

① 西摩勒:《斯特拉斯堡的繁荣与十三世纪的经济革命》(1876年),第16页。

② 麦特兰:《土地调查簿及其它》,第193页。

当时,城市是世界上的一种新东西,也是表达近代生活的一种最早的形式。城市运动不是一个全国性的运动。它是出现于中欧和西欧的各个地区和各个民族之间的一种社会经济现象,无关种族、语言或边界的。运动的性质虽然是相同的,但它在各个国家内的形态是不同的:这些差别是由历史传统、环境.物质与精神文明以及地方政治情况的分歧来规定的。然而,地理因素,对于一个中世耙城市生活的发展,是具有最大影响的。尤其重要的,地理的位置和它周围的自然资源使城市获得了经济特征和重要地位。

关于城市兴起的一般原因,在于象上面几章内已叙述过的经济和社会的转变;这些转变是在十二世纪出现的,而它的影响延伸到十三世纪;在那个时候,城市的发展达到了圆满的程度,这表现在:人口的增加、群众间集团意识的提高,农奴制度的衰退,商业和工业的兴起与货币经济重要性的相应增长(这种经济渐渐代替了旧的“自然经济”)、公共秩序的加强,道路的改进和桥梁的建造等等。在这些现象中,要区别什幺是因,什幺是果,不一定是容易的,但它们的总结果是无可争辩的。不过为了寻找城市的起源,人们不应满足于上述的一般解释,也不应满足于那从所谓“联合性的原则”的空洞推动力所作的说明。如果要清楚了解这一运动,我们必须获得更加具体的历史事实。不幸,有关的文献,既散乱得很,而又是残缺不全的。我们找不到十四世纪以前关于城市历史的确实记载,而那些流传下来的少数叙述,只是遗闻轶事或非常事件,象关于997年喀姆布莱的和1111—1112年琅城的事件那样。对于十三世耙以前的城市运动,我们所可获得的丈量知识,只是关于伦巴城市反对腓特烈红胡子(1162—1183年)的斗争事件。如果总览历史资料,无论关于空间或时间方面的,我们将发现我们所得的材料是残缺不全的。欧洲的广阔地面上,在长久时期内,好象曾笼罩着一块漆黑的帷幕。当这幕布揭开的肘候,城市已经形成。但现在所要间的是,在什幺情况下井在什幺时候它们形成起来的呢?从第七到十一世纪,几乎没有一项有关的文献,而且这个巨大的空隙大概将永不会填补起来的。

象任何其它巨大而又复杂的现象那样,城市的根源深植于过去的历史里,而所有的城市也不是出于同一的根源的。城市运动的多种根源和它史料的歧异,是个麻烦的问题。然而,尽管有着困难,我们必须设法了解它们。过去有人主张:欧洲城市的萌芽于古代罗马城市的残存遗迹中;撇开不谈这项旧理论——今天不复有历史家相信它——我们还有着各种历史的假设,其中每一种假设是具有不同程度的真实性的。

(1)“公社”起源说。中世耙城市是从古代日耳曼自由农村公社即“马克”发展出来的。这种说法在过去百年中曾是德意志历史家所喜欢的一种解释;即在今天,它在德意志还受到广泛的提倡,虽然许多近代历史家认为这一理论和罗马城市起源论已同样讲不通了。因为下列问题还是纠缠不清的:古代日耳曼农村公社原来是否自由;如果如此,除了象多山的瑞士和低湿的弗里西亚那样的的偏僻地区以外,它是否能够通过封建的盛世而还保存着它的自由呢?

(2)庄园起源说。中世纪城市,由于庄园制度改变为城市制度,是从庄园脱胎而来的;所以,城市社会是起源于奴役状态而非自由状态的。据称,依附庄园的小行政官吏(“半骑士”)和有技巧的手艺人,是后来城市社会的核心;当城市政府出现的时候,首先是从他们中间选择了市政官吏。为了支持这项理论,就赋与“métior"(“手工业”)这一名词以重要意义,它一定是从旧庄园名词“ministērium”得来的。但这样起源的一个城市;怎样能够成为一个法权的单位,即有着自己法院的地区呢?麦特兰说过:

下仅仅是积累一些经济事实就使我们能够回答那个问题的。我们正在找寻一个法律的原则……村庄常有一所庄园法院。领主可赐给一项宪章因而减轻了领主权的压力。这样,村庄可长成为一个市民社会。但这项过程和这项解释不足以说明所有的情况的……如果我们中间还有人以村庄法院作为原始资料出发点,他们的确能够不理睬很多……争论,但我不能认为他们在其它方面也令人羡慕。①

————————————————————

① 《英国历史评论》第1卷,第14页。

(3)“市场法”起源说。依这理论,那支配市场的“和平”创造了一个脱离当地封建法院管辖的被保护地区,从而产生了一个被保护的集团,主要是手艺人和商人集团。僧侣所控制的市场上的十字架和在世俗管辖下市场上的查理曼的著名勇士“罗兰”的雕象,都是这项权力的象征。 所以,未来城市集团的核心,是这些早期商人和手艺人,城市的行政制是从市场行政制度里成长起来的。这项理论在德意志很流行,在那里很多的所谓“鄂图特权”被引为证据。但关于这项说明,连在德意志,也有人怀疑,而在别处它被认为是“一种美丽的教条”。市场不是城市社会的起源,市场法也不是城市法律的来源。我们试回想一下:在第九和十世纪,这些中世纪早期的市场,是一年一次的或一季一次的事情,因而按事理论,市场不能导致当地人口的任何经常的增加;于是我们对于“鄂图特权’’的重要性和“市场法”的理论,就打个折扣了。而且,很多这类市场是属于大礼拜堂市镇的僧侣,而不是一个真正的市政机构;而它们的建立和组织是在城市兴起之前。城市产生于市场这项理论,是站不住脚的。主教或教会的僧侣占有这些市场,而从它们获得了大量利益;由于这个缘故,它们是规定在著名的圣徒节日举行,就是,在可期待很多香客与参观者来临的时候。在十二世纪,由于人口的大量增加,很多这些年市场,改为月市场或双周市场;但这也无助于城市起源于市场这一项理论。因为市场的法律性质,不能仅仅以它举行的次数而有所改变的。无可否认,在初出现的“城市”和在那里所流行的特殊和平之间存在着一种密切的联系。但什幺是其间的纽带,是不易确定的。这特殊和平是从哪里来的呢?这原来暂时性的和平怎样变为持久而有继续性的和平呢?我们很难追随那些主张市场法是市民法的原始来源的人们,因为他们这样的论点似乎是倒果为因的。

(4)免除权起源说。这项理论特别是关于主教城市的起源是有人拥护的;它也是一项德意志的理论,因为正是在中世纪德意志,主教们享有最大程度的免除权;就是,除了国王的管辖权之外,他们是不受所有其它管辖权的支配的。据称,这项免除权不仅适用于主教城市的城垣以内的居民集团而且适用于附近的村庄;因此,就组成了一个市邑;后来这些居民摆脱主教的权力而建立了自治政府。自然,这样的一个地点,即使它的居民还是在农奴地位,也能吸引着商人和手工业者来到那里;他们后来和原住人口混合在一起。但这项说法,象市场法起源说那样,也是一个薄弱的理论。“免除权”区的面积远大于一个真正市场的圈子,而“免除权”的特权也是截然不同于市场特权的。在一个免除权的范围内,是不需要特种“市场法”的,因它已包含在免除权的特许状里。另一方面,免除权不是包含于一种市场特权内的。“免除权”和“市场法”这两种说法,是不能彼此协调的,其中任何一种听起来是太武断而不符合于历史事实的。免除权起源说,是说得过火了。因为这样的一个地点,不一定是经济生产的中心。“它的居民是依靠它周围庄园上的农民劳动而生活的;它的法院、它的造币厂、它的市场都是由外面的人来维持着的。”①

————————————

① 斯蒂芬孙:《美国历史评论》,第32卷,第11页。

(5)卫戍起源说。这在德意志并部分在英国,是一项受人欢迎的论点。这一理论所引述的根据是:在德意志境内,那些由亨利捕鸟者(919—936年)为了抵抗匈牙利人的侵掠而在条麟吉亚和萨克森建造的无数堡垒①即设防的和卫戍的地点;在英国,那些由老爱德华为了保卫中英格兰防止丹麦人的掠夺而建造的五座堡垒(勒斯特、林肯、诺定罕、斯坦福和德比)。在法国,最近似这类建设的,是那由秃头查理为了保卫塞纳河盆地以防“北欧人”而建造的“堡垒”(castella),在那里,建立了“昼夜守望”制度;这一习惯在864年的一项诏令里已指称为“古风俗”。据称,这卫戍队的成员,在堡的周围是有着土地的;堡民流入这些被保护的地点上,带来了商业和工业,因而一个未来城市的核心就在那里形成起来;这些地点,从历史上看,在几百年的肘期中曾摆脱了封建主的权力的管辖。这项假设的弱点是:它是太属于地方性的并太属于军事性的。至多,它只可说明少数城市而已。

(6)喀罗林朝地方制度起源说。依这理论,喀罗林朝的地方市政制度,在一种残缺而模糊的形式下存留下来;后来当城市终于出现的时候,城市的市长是从旧时“执行吏”即法兰克“百户”或“邑”的官员演化而来的。这项理论在巴黎之东的讷永地方上,获得了显着的证明;这一块地方在它的主教管理之下,在整个封建时代,似乎是享有一种差不多是隐居生活的和平,在那里,迟至1237年时,选举规程还保存了喀罗林朝诏令里所规定的相同办法。但这一情况,似乎差不多是一个独特的残余,虽然在东北法和比利时,迟至十二世纪,还可看到“执行吏”在地方上存在的痕迹。

————————————————————

① 古德文“Burg”(堡)本来仅仅指一座炮台,不一定包括一个聚居的人口或甚至任何非武装居民在内。很奇怪的,“堡”虽无可争辩地是德文,伹这一个名词的最先例子。出现于北法(在安如),从那里它传布到法兰德斯并通过洛林省传入了德意志。但在法国,“堡”从来没有意味着一座炮台,象在德意志那样,伹仅仅指示由木栅保护的一个居民集团。这些堡是有城垣的社会。于是,城垣成为每个城市的一个普遍特征,并使城市集团和乡村群众有所区别。所以,“市民”(burgenses)这个整个阶级的名词是从那个住在一个设防的圈围内的阶层得来的。

下一篇:国学大师钱穆:如何研究政治史?上一篇:Eleanor of Aquitaine
评论留言交流 (仅限注册用户,请先注册或登录)

 
  【注意】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责任
 3.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用户评论留言
点此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