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考研指南]  [研究动态]  [佳篇共赏]  [资料汇编]  [学人风采]  [中国世界中世纪史学会概况] 
[共享资源]  [资源链接]  [学术焦点]  [新书评介]  [史学理论]  [资料大家译]  [雁过留声] 
当前位置: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 共享资源 - 趣谈头发

趣谈头发
来源:读者 作者:本站编辑 [日期:2012-1-27] 浏览:

  有史以来,不论是男是女,对于该如何梳理他们的“烦恼丝”这个问题,一直争辩不休。例如男人究竟该蓄长发或剪短发;女人究竟应该规规矩矩地把她们的青丝梳成发辫并隐藏在头巾里,抑或任其泼泻下来?还有,男人该不该留胡子?这些问题,居然永远争不出结论来。在任何一个时代,只要有人出来管这件事,马上有人拎着发剪或卷发器,“全副武装”地准备跟他拼到底。


  一六四二年到一六四八年发生于英国的内战,就是一个恰切的例证。这是历史上一场与发型有关的战争,当时由克伦威尔主持英国国会,其随从者多数为清教徒,他们看不惯查理一世和保皇党的人把头发梳成波浪或卷筒状有如纨 子弟的模样,于是都剪成短发,以示对立。


  结果留短发的国会军,打垮了蓄长发的保皇党军队。这群当时被称为“圆头”的清教徒,为后世的人立下了一个典范,也可说开了新风气;到如今二十世纪,绝大多数男子都爱留短发。要是当初保皇党打赢了那场仗,说不定查理一世就可以保住他的脑袋,而且今日的男士们或许还留着垂肩的发卷。


  大约自第八世纪开始,基督教立了一种“规矩”,为那些即将献身成为教士的俗人剃发,这项仪式称为“削发式”。希腊或东方削发式亦称“圣保罗削发式”,是把全部头发剃光,或剪得很短;罗马削发式又称“圣彼得削发式”,是在后脑袋剃掉圆圆的一片,四周仍然留着头发,至今有些修道院仍沿用这种习惯。上面所说的两种削发式,都是代表谦卑及献身教会的标志。


  古代在教会中侍奉神的塞尔特人,采用一种更极端的削发式:接受削发式的人,先在两耳间画一条通过头顶的线,头顶上长在此界限之前的头发要剃掉,而后面的头发,则让它留长,非让他们打扮成这副模样不可。


  其所以会有削发式之习俗,是基于以下的信念:根据古代的传统,一个人的精神锐气,都是蕴藏在头发里的。古时候有一种习俗,当人们接受某人为其奴隶时,就抓住对方的头发,这种习俗颇有类于宗教上的削发式。既然扯人头发原是贬人为奴的象征,那么头发被人扯住自然是一种奇耻大辱了,所以中世纪的日耳曼律法,有条文规定,凡擅自扯人头发者,以妨碍治安论罪,要处以很高的罚金。以现代人的眼光看来,这么一点小不敬,实在算不得什么,不过只要了解隐藏在这个习俗后面的意义,就不难理会为什么萨克森地方的人们,若犯此禁忌要被罚一百二十先令了。


  由于迷信人的精神锐气乃至于灵魂都是藏在头发里的,因而在各地形成许多奇俗。好比说,在有的地方,人们认为必须把自己剪下的头发埋起来,不得让它落入敌人之手,以免遭人暗算,有人相信可利用死人的头发来害一个健康的人让他生病。


  剪下来的头发如果被老鼠捡去铺在它们的窝里,问题可就严重了;照迷信者的说法,这样一来幸运者也要害头痛病,运气不好的可要变成白痴了。英国人更相信剪下来的发屑如果被小鸟——尤其是鹊——偷去做巢,自己就小命不保了。在东非有一个蓝地族,在抓到犯人时就把他的头发剃下,保留起来,这样就可以打消犯人脱逃的意图,直到犯人付出赎金,才把头发还给他。


  知道了这么多奇特传统,我们对旧约圣经中有关参孙与大利拉的一段插曲,不妨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参孙这个民间故事中的英雄人物,就和希腊神话中的海克力斯及巴比伦的吉甘米须一样,都是头发浓密身体强壮的大力士,他们都爱到陌生的环境去从事冒险活动,且都曾徒手与凶猛无比的狮子搏斗。据说大利拉与人合谋,以情人的姿态出现在参孙面前,趁着参孙熟睡之际,剪去了他的头发。她之所以这样做,可能就是因为想信他那用不完的力气都是出自他浓密的头发。英国、法国、印度及印尼人,也都是有这样的观念。阿兹特克人在抓到男巫时,于处死他之前,也要先剃掉他的头发,认为这样就可以把他的法力与巫术都破除掉了。


  圣徒之中有四位也留下了与头发有关的故事。一位长发美女,叫抹大拉的马利亚,曾用她美丽的长发来擦干基督的脚。她原是个罪恶淫荡的女子,经常是用在头发上的饰布比她穿在身上的还多,后来她因悔罪而得救。十四世纪时一位意大利画家所作抹大拉的马利亚画像,画中人整个儿隐没在她的长发之下;十六世纪时提香也画了一幅她的像,彤云般的红发飘绕着她,非常引人。提香一向爱用金黄或赤黄的色彩来画美女的头发,以致他的名字在英文中也被解释为“红发女郎”。


  圣埃格尼斯是位殉道的处女,她也是守护西方教会的四大女圣徒之一,大约在纪元三00年,当她在罗马街上被凌辱剥去衣衫时,也是散下如云的长发来遮蔽她的裸体。
  讲到这儿,还没提到人发可作医药用。但“狗毛可医狗咬伤”却为许多人所采信,在一份一五四六年的出版物上,就有这样的记载。
  在西方,若行者所着之粗毛布衫,直译的话,也可称为“发衣”,不过它不是用人发而是用山羊或骆驼毛织成的就是了。在圣杰伦看来,这种粗毛布衫是东方和尚的标志,但有人指责穿这种衣服,是在故意夸张炫示自己的美德,于是在西方,神职者穿这种衣服愈来愈谨慎,汤玛士·贝开特大主教就是一例,到他死后,才发现藏在他的弥撒祭袍之内,穿了一件贴身的粗毛布衫。是发也好,是毛也好,长在人的身上,问题就多了,您说是不?

下一篇:钱穆《中国历史研究法》之《如何研究文化史》上一篇:头发趣谈
评论留言交流 (仅限注册用户,请先注册或登录)

 
  【注意】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责任
 3.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用户评论留言
点此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