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考研指南]  [研究动态]  [佳篇共赏]  [资料汇编]  [学人风采]  [中国世界中世纪史学会概况] 
[共享资源]  [资源链接]  [学术焦点]  [新书评介]  [史学理论]  [资料大家译]  [雁过留声] 
当前位置: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 学人风采 - 十字军东征编年史(最后的十字军)

十字军东征编年史(最后的十字军)
来源:deadking的天下 作者:本站编辑 [日期:2006-8-13] 浏览:

自撒拉丁统治埃及后,埃及成为东方伊斯兰国家的根据地。流亡在塞浦路斯的十字军认为要重新夺取圣地耶路撒冷,就必须先攻取埃及,摧毁伊斯兰帝国(法蒂玛王朝)的心脏。1219年,塞浦路斯王布永的约翰终于发动了第五次十字军,进攻埃及。占领了地中海南岸的达米埃塔[Damiette,Dumyat]的堡垒。这时埃及国王阿迪勒一世刚死,新王卡米儿(公元1218—1238年在位)即位不久,国内不安,抵抗不住十字军的攻势。遂同它议和:若十字军退出埃及,愿让出圣城耶路撒冷。但是由于罗马教皇霍诺留三世坚持消灭"伊斯兰帝国"的政策,塞浦路斯王亦不敢私下和埃及订约。双方只好继续交战。十字军向埃及内地伸入。但十字军采取从达米埃塔进军的路线,违反过去行军习惯。过去波斯人、马其顿人和阿拉伯人侵入埃及内地,都是沿尼罗河主流前进的,而十字军从达米埃塔南进,必须横过如蜘蛛网一般的尼罗河支流和沟渠,因而很容易陷于沼泽之中。加以十字军在达米埃塔驻了一年半的时期,遇到饥荒,人心沮丧,士气低落。而埃及军队在沿途建筑碉堡,并从叙利亚一带调来援军。十字军被围困于曼苏尔地区,进退维谷。遭到巨大损失,最后终于失败(公元1221年)。
第六次十字军(公元1228—1229年)的领导人是德国皇帝兼两西西里王国的国王腓特烈二世。这次十字军是被罗马教皇格里高里第九禁止和诅咒的。原来腓特烈二世和罗马教会为了争夺意大利的统治权而发生长期的斗争。腓特烈二世被教皇开除了教籍,视为教会的敌人。教皇不愿意让教会的敌人去完成收复圣地的任务。[这次十字军东征存在较大的争议,牵涉到皇帝和教皇的权利斗争背景,故而在某些作家,如爱德华·吉本的笔下是不被计算的]。
腓特烈二世的妻子是流亡在塞浦路斯岛上的"耶路撒冷王",布雍的约翰的女儿,他是耶路撒冷王位的继承人。腓特烈二世自然也以这个"王位"的继承人自居,因此他不顾教皇的禁止,组织了数千人的十字军开到东方。但是他在东方未曾使用武力。他利用埃及王卡米儿和叙利亚王(原属埃及)为叙利亚统治权而发生斗争的机会,进行外交活动。结果他和埃及国王卡米儿订结了和约,获得耶路撒冷的统治权,穆斯林军队撤出耶城,由腓特烈二世的军队进占。他向埃及提供的条件是:他不给叙利亚基督教徒以任何反对埃及的援助。可是教皇格里高里第九却乘他远在东方的时候,号召另外一次十字军去夺取腓特烈二世在意大利和西西里的领地。腓特烈二世不能不迅速从东方赶回去,把教皇的十字军从自己的领地逐出。
第六次十字军纯粹是贸易扩张的性质。为了增加商业关税的收入,腓特烈二世力图发展对东方的贸易。他在东方活动时,曾和东方签订了很多有利于商业的条约。在他的财政政策中,曾仿效拜占廷和阿拉伯人推行的专利政策,从中得到了利益。
在8次十字军东征中,最后两次是由法兰西国王路易九世指挥的,他先在埃及丧失自由,后在阿非利加海岸边送掉了性命。在他死去28年之后,他在罗马被尊为圣徒,于是人们也很容易找到了65桩奇迹,借以庄严地证实这位国王确为圣徒不虚。而历史的呼声则提出了更为光辉的证言,证明他集国王、英雄和一位男子汉的品德于一身;证明他的勇武精神受到对公私正义的热爱的约制;证明路易是他的人民的父亲,他的邻人的朋友,是不相信神灵的人的克星。只有迷信,尽它一切有害的影响所及,侵蚀着他的智力和心灵;他的虔诚之心使他屈身崇拜行乞的僧人法兰西斯和多米尼克,并效仿他们的行为;他盲目而凶残地狂热追剿基督教的敌人;这位首屈一指的国王曾两度因追求游侠骑士的冒险精神,而走下他的国王宝座。一位僧侣史学家可能会很高兴地对他性格中最可鄙的部分大加称颂;但与路易交厚并一同被囚禁的高尚而勇敢的儒安维尔,却用真实的笔触不受拘束地勾画出了他的美德以及他的失误。从这位密友所提洪的情况看,我们可能会怀疑,那一直被归咎于十字军东征的王家领袖们的,使一些大仆从国沮丧的政治观点,实际是他的主张。超过中世纪所有的君主,路易九世成功地恢复了皇帝的许多特权;但他只是在本国为自己以及为他的后代争取了这些特权,而不是在东部;他在神前的誓言是他的狂热情绪和病态的结果;如果他是这种神圣的狂热的推动者,他同时也是它的牺牲品。为侵略埃及,法兰西用尽了它所有的军队和财力;他在塞浦路斯海上布满了1800艘帆船;按最保守的估计船上也得有5万人之多;而我们如果按那种带有东方浮夸色彩的报导,相信他自己的说法,从他的船上登陆,在他的权力庇护下前来朝圣的,共是9500名骑兵和13万步兵。
紧跟在飘扬的法兰西军旗之后,全身甲胄的路易率先跳上海滩;曾使他的前任们[第五次东征]耗费16个月进行围攻的坚强的达米埃塔城,在第一次攻击中就被惊慌失措的穆斯林放弃了。但达米埃塔是他所征服的第一座,也是最后一座城市,而且在第5次和第7次的东征中,同样的原因,也几乎在同一个地点,产生了类似的灾难。在一段召致整个军营被一种瘟疫所感染的致命的耽阁之后,法兰克人由海滨向埃及的首都挺进,企图强渡无端猛涨,挡住他们去路的尼罗河。法兰西的贵族和骑士们,在他们的勇敢的君王面前,表现出无所胃惧的蔑视危险和纪律的英雄气概;他的弟弟阿图瓦伯爵以不自量力的勇猛强攻马索乌拉[Mansoure]城;一群信鸽让开罗的居民得到情报,一切都完了。但一个后来篡夺皇权的士兵却重新聚集起了逃散的队伍:由于基督徒的大军远远落在先头部队之后,使阿图瓦因寡不敌众而被杀死。希腊人抛出的火种暴雨般不停地落在侵咯者的头上;尼罗河在埃及战船的控制之下,开阔的旷野也掌握在阿拉伯人手中;所有的给养都被中途截获,疾病和饥饿情况一天比一天严重;在差不多同一时候发现,他们已非撤退不可,而撤退又已成为不可能的事了。东方作家们认为,如果路易肯丢弃他的臣民,他是可以逃掉的:他和他的绝大部分贵族一同被俘;所有不能用劳役或赎金换回性命的人全都被残酷杀害,开罗的城墙四周挂满了基督教徒的人头。法国的国王锁链缠身,但是这位慷慨的得胜者,撒拉丁的兄弟的重孙子,却送给他的这位皇帝俘虏一件华贵的袍子,而且在他归还达米埃塔城并交付出80万块金币之后,将他和他的士兵们一起释放了。生活在温和而富足的气候中,努尔丁与撒拉丁的堕落的子孙们无法抗拒欧洲骑士的豪华;他们大肆炫耀他们的奴隶兵或他们所谓的马穆鲁克的武功。这些能吃苦耐劳的鞑靼人,在年纪很小时,便被从叙利亚商人手里买来,然后在军营和苏丹的王宫中加以训练。但不久埃及又提供了一个表明卫队危险的新的例证;这些凶残的野兽本为用来对付别人,但在被激怒时却会吃掉他们的恩主。图兰沙,他的本民族的最后一个国王,正在因胜利而万分骄傲的时候就被他的马穆鲁克刺杀了[1250年,埃及阿尤布王朝的覆灭];而刺客中冲在最前者手持短刀,直接进入已成俘虏的国王的内宫,他们的双手全沾满了他们的苏丹的鲜血。路易的坚韧精神使他们敬佩;他们的贪婪战胜了他们的凶残和狂热,双方终于达成协议,法国国王,带着他的残余的部队被准许乘船前往巴勒斯坦。因不能进入耶路撒冷,又不甘心失去这次为自己国家争得荣誉的机会空手返回,他在阿卡城中白白耗费了4年时光。[1254年回国]
在经过16年的谋划和休养生息之后,失败的记忆激励着路易去进行第8次,也是最后一次十字军东征[1270年]。他的经济得到恢复,国土也有所扩大;一代新的战士业已长成,他再次充满信心,率领6000骑兵和3万步兵启航了[许多贵族,如儒安维尔,在上次东征时破产了,没能随从]。安条克的失陷促使他更快开始了这次行动;希望为突尼斯国王行洗礼的狂妄企图,使他转头向非洲海岸航行;听说有大量财宝可得使得他的部队也都不在乎推迟前往圣地的行程。结果迎接他的不是一位新入教者,却是自己陷入包围之中;在灼热的沙漠里,法兰西人在喘息中死去;圣路易也死在他的帐篷中;他刚一合上眼睛,他的儿子和继承人就立即发出了撤退的命令。"就这样,"一位文笔生动的作家说,"一位基督教国王,在一块曾由迪多[传说中的迦太基开国女王]引进叙利亚众神的土地上,在与穆罕默德派进行的战斗中,死在迦太基的废墟旁了。"

安条克的失陷[1268年]
一部宪法公然宣判一个国家的当地人都必须永远在一群外来的奴隶的专横统治下遭受奴役,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比这更为不公正和荒唐的法令了。然而埃及在500多年的时间里却正是这样度过的。伯海里[河洲系马穆鲁克]和布尔吉[碉堡系马穆鲁克]王朝的两位最杰出的苏丹本人便是由鞑靼和塞卡西亚族队伍中出身。而那24位省督,或军队的将领的继承人,也无一不是他们的奴仆,而非他们的儿子。他们制订出了关系到他们的自由的大宪章,即谢里姆一世和共和国签定的条约;而奥斯曼帝国的皇帝仍然可从埃及得到微弱的进贡和臣服的承诺。除几次短暂的和平与安宁的时期之外,这两个王朝一直以充满掠夺和血腥活动著称;但他们的王位,无论如何摇摇欲坠,却始终屹立在纪律和骁勇两大支柱之上。他们的统治权远及埃及、努比亚、阿拉伯和叙利亚的大片地区;他们的马穆鲁克由原来的800匹马增加到2.5万匹,他们的人数还可能会从10.7万各省民兵中得到补充,有时还会得到6.6万阿拉伯人的帮助。如此强大而气盛的君王是绝不能容忍一个充满敌意的独立国家长期在他的海岸边存在的;如果说法兰克人的毁灭被推迟了大约40年,那他们应当感谢的是一个尚未完全安定的政权的内部防务、蒙古人的入侵,以及一些好战的朝圣者的偶然相帮。在这些人中英格兰读者将会注意到我们的第一位爱德华的名字[就是长脚·爱德华一世,《勇敢的心》里面那位阴森森的英格兰王,有影象吧?],他在他父亲亨利还在世时就举起了十字架。这位威尔士和苏格兰的未来的征服者,率领1000名士兵解救了对阿卡的包围;然后带领一支9000人的部队直捣拿撒勒;使自己的名声不在他的叔父理查德[狮心王]之下;他凭着勇气争得了10年的休战;并带着危险的创伤从一个疯狂的刺客刀下逃脱性命。安条克本来由于所在位置,并非完全暴露在圣战带来的大灾难的范围之内,最后终被埃及和叙利亚的苏丹拜伯尔斯或巴伊巴尔占领和摧毁;拉丁政权从此被消灭;这最早获得基督教名称的地区,由于1.7万居民被屠杀,10万居民被俘,而几乎变得荒无人烟了。海滨城镇拉奥迪塞、雅巴拉、的黎波里、贝鲁特、西顿、推罗和雅法[均可见本系列的地图"撒拉丁征服的地区"],以及十字军医院骑士团和圣殿骑土所在的较为坚固的城堡,也相继陷落,所有幸存的法兰克人则仅能在阿卡的圣约翰城和殖民地中活动,这地方有时被用它的古典名称托勒密称呼。
阿卡和圣地的失陷
在耶路撒冷失陷之后,与它相距约70英里的阿卡便成为拉丁基督教徒的中心城市,并在这里修建了坚固、雄伟的建筑,水槽、一个人造港口和双层的城墙。该城的人口因朝圣者和避难者的不断勇入而日益增加;在战事间歇期,这里的有利地位吸引来大批东方和西方的商贾,这里的市场能提供各种气候条件下生产的产品和各种语言的翻译。但是在许多民族互相混杂的情况下,各种罪恶活动也日益增长:在耶稣和穆罕默德的所有信徒中,阿卡的男女居民被认为最为堕落,连法律的约束也不能改正他们损害宗教的名声的行为。该城有许多统治者,却没有政府。耶路撒冷和塞浦路斯的国王们、那些吕西尼昂王朝的主人们、安条克的亲王们、的黎波里和西顿的伯爵们、医院骑士团、圣殿和条顿骑士团、威尼斯、热那亚和比萨共和国的主子们、教皇的使节、法兰西和英格兰的国王等人,都各自行使独立的管辖权;共有17座掌握生死大权的法庭;任何一个罪犯都能在邻近地区得到保护;而各族之间永远存在的敌意,经常爆发为流血冲突。一些有辱十字架形象的冒险份子,缺钱时便去抢劫伊斯兰教的村庄;19位在正统宗教名义下进行贸易的叙利亚商人被一伙基督教徒抢劫并勒死,他们拒不认罪,使得海利勒·艾什赖弗·本·盖拉温苏丹完全有理由动武了[1291年]。他率领6000骑兵和14万步兵向阿卡进发;他的炮队(如果我可以用这个词的话)数量巨大而且极具威力,一台炮的木支架拆开来要用100辆大车装载;曾在哈马的部队中服役的皇家历史学家阿布尔费达,自己便是这场圣战的见证人。
法兰克人不管有多少罪恶,狂热和绝望却仍能点燃他们的勇气;但是他们却被17位彼此不合的指挥弄得四分五裂,最后从各个方面受到苏丹兵力的沉重的打击。双层的城墙,在遭到33天的包围之后,终于被穆斯林教徒攻破;中心城堡也在他们的炮火下陷落;马穆鲁克发起了一次总攻;城被攻占,城内6万基督教徒不是死去便是沦为奴隶。圣殿骑士们的女修道院,或应该说是城堡,多坚持了3天;但他们的头目中箭身亡,那500名骑士只有10人还活着,而如果他们活下来只是为了被不公正地。惨无人道地送上绞架,那他们还不如那些死在屠刀下的牺牲者幸运。耶路撒冷的国王、主教以及医院骑士团的大官员设法撤退到了海边;但海上正波浪滔天,而船只又不够,逃出的人中的大部分,还不及到达可以给失去巴勒斯坦的吕西尼昂王朝一点安慰的塞浦路斯岛之前,便淹死了。在苏丹的命令之下,各拉丁城镇的所有教堂和防御工事都被摧毁掉:出于贪婪或恐惧的动机,圣墓仍然对一些虔诚的毫无自卫能力的朝圣者开放:一种哀伤、凄凉的寂静笼罩着这曾长时间通响着世界大辩论之声的海岸。 

下一篇:十字军东征编年史(第四次东征—攻克君士坦丁堡)上一篇:有关英国及其它地方封建社会的术语汇编<English>
评论留言交流 (仅限注册用户,请先注册或登录)

 
  【注意】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责任
 3.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用户评论留言
点此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