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考研指南]  [研究动态]  [佳篇共赏]  [资料汇编]  [学人风采]  [中国世界中世纪史学会概况] 
[共享资源]  [资源链接]  [学术焦点]  [新书评介]  [史学理论]  [资料大家译]  [雁过留声] 
当前位置: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网 - 学人风采 - 查理大帝传(戚国淦译)(1)

查理大帝传(戚国淦译)(1)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本站编辑 [日期:2007-8-13] 浏览:

目录
中译者序言
查理大帝传 艾因哈德著
瓦拉夫里德的序言
艾因哈德自序
传记的引言
第一部分 他在国内外的事业
第二部分 私生活和性格

查理大帝传 圣高尔修道院僧侣著
第一卷 他对教会的虔诚和护持
第二卷 战争和功业

人名、地名译名对照表一
人名、地名译名对照表二

※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 戚国淦译
本书根据伦敦查托和温达斯出版公司1922年版译出  
中译者序言

  查理大帝(公元768—814年在位)一称查理曼,是欧洲中世纪历史上的有名人物,是法兰克国家加洛林王朝的第二代君王。查理生活的年代,是西欧封建化过程急剧进行的时刻。他的全部政策代表了新兴的封建主阶级的利益。他统治的四十六年间,曾进行过五十多次战争,建立起囊括西欧大部分地区的庞大帝国,并为自己加上了“罗马人皇帝”的皇冕。连绵不断的战争使法兰克封建主掠夺到大量的土地和农奴,同时也使法兰克自由农民贫困破产,遭受奴役。就是在查理统治期间,法兰克封建制度终于树立起来。恩格斯指出:“在占领高卢时构成了全部法兰克人中的普通的自由人等级消灭了,人民分裂为大土地占有主、臣仆和农奴,——这就是查理为取得他的新罗马帝国所付出的代价。随着普通的自由人的消灭,旧的军事制度瓦解了,随着两者的消灭,王权也崩溃了。查理把他自身统治的唯一基础破坏了。他还能勉强支撑下去;可是一到了他的后继者们的手里,实际上由他亲手造成的东西,却明显地暴露出来了。”①这是对于查理的全部事业最为精辟透彻的评价,它戳穿了一千年来封建和资产阶级历史家为了替查理歌功颂德而编造的一切神话。

  ①《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第563页。

  本书包括两种查理的传记。一种为艾因哈德所撰,另一种为圣高尔修道院某佚名僧侣所撰。两种传记均撰写于九世纪,是关于查理大帝的最早的史料。

  艾因哈德约在公元770年出生于法兰克国家东部美因河下游地方一个有地位的封建主家庭里,779年后被送进富尔达修道院受教育。由于艾因哈德学习出色,才智过人,在他刚过二十岁的时候被这个修道院的院长鲍古尔富斯推荐到查理的宫廷去供职。此时,查理已经成为一个十分强大的国家的统治者。他从欧洲各地延揽了一批知名当世的学者到宫廷来,讲求学问,兴办学校,其中最著名的人士是来自不列颠的阿尔昆。查理这种附庸风雅的举动曾获得资产阶级历史家的大声喝采,被誉为“加洛林文艺复兴”。年轻的艾因哈德跻身于这个文学侍从的小团体,有机会博览群书,接触名家,并直接受到阿尔昆的教益,学识日益精进,成为这一“复兴”的后起之秀。

  艾因哈德深受查理的宠信,也尽力为之效劳。他曾几次衔查理之命出使国外。但他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呆在查理身边,掌管秘书,参预机要。查理死后,他继续留在其子虔诚者路易的宫廷,恩宠不衰。他曾破例地同时兼领过几个修道院的院长职务,这原是教会宗规所不容许的事情。这时的查理帝国已随着地方封建势力的加强而走向解体。路易同他的儿子们父子兄弟之间战争频仍,宫廷里的阴谋事件也一再发生。艾因哈德决计离开这个政治斗争的漩涡,从830年起隐居于塞利根施塔特的一座修道院,直到840年3月14日去世。

  艾因哈德流传下来五种著作,其中以《查理大帝传》最有价值。这部著作写于他住在塞利根施塔特的期间。加洛林时代的文风专以摹仿古典作家为能事,艾因哈德撰写《查理大帝传》也是以苏埃托尼乌斯的《十二凯撒传》为蓝本的。

  苏埃托尼乌斯是公元二世纪的罗马史学家。《十二凯撒传》是一部关于共和国末期和帝国初期罗马统治者的传记,记述从尤利乌斯•凯撒到多米提亚努斯十二个统治者的事迹。苏埃托尼乌斯曾供职罗马宫廷,接触过官方文书档案,因之他这本传记保存了许多珍贵的材料。但是书中同时也存在不少缺点,例如只着眼于皇帝个人行事的记载而忽略了对时代背景的叙述,为了追求趣味化而对元首的轶闻、宫闱的秘史作了过分的渲染等等。这就使得这本传记比起同时代的塔西佗的著作来,在史料价值方面不能不居于次要地位。

  《剑桥中世纪史》认为艾因哈德对于苏埃托尼乌斯的《十二凯撒传》,是从全貌乃至细节的全面模仿①。这种模仿为《查理大帝传》带来深刻的影响。在早期中世纪,教会垄断了历史的编纂工作。历史著作充斥着宗教迷信,成为天主教神学的仆从。这种现象,甚至连格雷戈里的《法兰克人史》和比德的《英吉利教会史》这类史学名著也在所不免。艾因哈德撰写本书时,刻意摹仿古典著作,摆脱这种风气的影响,为查理的一生写成比较真实的记录,这是苏埃托尼乌斯给他影响的好的方面。但在另一方面,他也因袭了苏埃托尼乌斯只写传记主人翁而略去时代背景的笔法,在书中除了记述查理的对外战绩和宫廷生活外,对于这一时期法兰克国家国内外其他方面的情况几乎只字不提。另外,他又极力仿效古典作品通常采用的短小篇幅,“把这项工作压缩在最低的可能限度以内。”(见书中原作者自序。)结果使得许许多多他所熟悉的重要材料都被舍弃,而这本本来可以写成洋洋巨著的作品,竟被压缩到两三万字,以致这半个世纪充满动荡和冲突的热闹场面,只剩下一些稀疏的线条留给后人,这是十分可惜的。
①见《剑桥中世纪史》,1957年版,第2卷,第626页。

  《查理大帝传》写成后,获得很高声誉。同时代人瓦拉夫里德•斯特拉博称赞它“提供了丝毫不假的真情实况”。(见本书瓦拉夫里德序言。)另外也有人夸奖它的优雅文笔。直逼古典作家。从中世纪流传下来的手抄本,多达六十部,其传诵一时可以概见。

  关于本书的评价,诚如艾因哈德本人在自序中所说那样:“我认为没有人能够比我更真实地记述这些事情,而且我也不能肯定有没有别人会写出它们。”无论是同时代或者稍稍晚出的编年史籍与它相比,都可以说是无出其右的。尽管本书对于查理的论述有许多溢美的地方,对于史迹的记载也间有失实之处,但它仍不失为这一历史时期最重要的史料。

  另一部查理传记的作者是圣高尔修道院的一个僧侣,已佚其名,有人认为其人是诺特克,有人则不承认,今天已无从判断。①至于撰写时间,书中却有线索可寻。据作者透露,这本传记是查理大帝的曾孙胖子查理在圣高尔修道院作短暂逗留时嘱咐他编写的。胖子查理前往圣高尔修道院的时间为883年,可知这本传记当在此时写成。本书流传至今已残缺不全,前面原有一篇序言,业已散佚;书的末尾也欠完整,作者在第二卷第十六节中曾表示要在写完查理的武功之后再写一些他的生活习惯和平日言谈,如果这些内容曾经单作一卷写出的话,今天也告阙如了。

  ①诺特克据《大英百科全书》载为瑞士北部人,生卒年代约为公元840至913年,曾在圣高尔修道院所设学校执教多年。诺特克素患口吃,有人就根据这本传记中作者自称口吃,断定为诺特克所撰。例如《剑桥中世纪史》称这本传记为“口吃者诺特克的有趣的小书”(见该书第2卷第625页)。另外有人则认为单凭口吃一词,不足为据。例如传记的英译者A.J.格兰特认为这只是一种通常作譬喻用的自谦之词,不应就字面意义去理解。

  查理大帝死去半个世纪以后,有关他的种种传说,先是在西法兰克,后是在东法兰克广泛流传开来。传说越来越多,查理这个人物也越来越神圣化,一些虚构的武功和捏造的神话,归到他的身上;一些诸如“萨克森人的使徒”、“耶路撒冷圣城的保卫者”之类的神圣光轮,加在他的头上,等到十二世纪,查理便完全变成一个圣徒。

  圣高尔修道院僧侣撰写这本传记,正是这类传说开始流传的时候。作者宣称他的材料根据来源有三,见于书中的则只有两个。其一是阿达尔贝尔特,他隶属于查理大帝的皇后希尔迪加尔德的兄弟克罗尔德部下,曾跟随查理对匈奴人、萨克森人、斯拉夫人作过战。另一是阿达尔贝尔特之子韦林贝尔特,他是同作者一起在圣高尔修道院修道的一个僧侣。第三个来源为何,不得而知。就前面这两个人而言,关于查理是可能提供大量珍贵材料的。但是传记作者基于其基督教会的神学观点,似乎对于那些带有迷信色彩的道听途说更有兴趣。他以更多的篇幅载录了这种荒诞不经的故事,致使他这本著作完全成了一本稗官野史,人们只有在拨开弥漫书中的浓云迷雾以后,才能发现若干有用的材料。

  但是也须指出,圣高尔修道院僧侣撰写此书,采摭了许多民间传说,因之在内容上与艾因哈德有所不同。他所叙述的范围不限于阿亨宫廷,而稍稍地接触到宫廷以外的世界,所记载的人物也非集中于查理一人,而是涉及到其他某些社会阶层,因之书中所展示的画面,要比艾因哈德的记述宽阔一些。他描绘了处于人身依附地位的匠人遭受的奴役折磨,教俗封建主生活的骄奢淫佚,高级教士的愚昧粗鄙等等;也记载了查理生前和身后在宫廷内部酝酿的一次又一次的政变阴谋。这些都是九世纪的西欧封建社会的如实写照。把两部著作合在一起,可以为查理大帝近半个世纪的统治提供一个粗略的轮廓。《剑桥中世纪史》也指出,“由于艾因哈德,也由于圣高尔修道院僧侣脍炙人口的故事,查理的整个形象被刻划得十分有血有肉,非常清晰地摆在我们眼前。”①

  ①《剑桥中世纪史》,第2卷,第627页。

  艾因哈德和圣高尔修道院僧侣的原著用拉丁文写成。本书系据英国A.J.格兰特教授的英译本《查理曼的早期传记》(伦敦查托和温德斯公司1922年版)译出。英译本原有序言,今略去;原来的注释较繁,现只选译其中一部分,另外由中译者补注了一些,注释后面分别缀以英译者和中译者字样。限于水平,书中可能有不少错误,希读者指正。

查理大帝传 艾因哈德著 瓦拉夫里德的序言①

  ①瓦拉夫里德•斯特拉博在公元842至849年间任法兰克某修道院院长。——英译者(其人与艾因哈德相识,为他写这篇序言。——译者)

  如所周知,下面关于最光荣的查理皇帝的行述,是由艾因哈德撰写的。艾因哈德在当时所有的宫廷官员中间享有最高的声誉,这不仅由于他的学识渊博,也由于他的品德超群;而且,由于他对于所描述的全部事件,几乎都亲临其境,因之他的叙述在最严格的准确性方面更为见长。

  他出生于法兰克东部叫做莫因格维的地方,少年时代在富尔达修道院内殉教者圣旁尼法斯的学校里受到最初的训练。他之所以被修道院院长鲍古尔富斯从这里送到查理的宫廷,与其说是出于门第优越,毋宁说是由于他的才智非凡,这种才智即使在当时就已显示了他日后如此驰名的学识的光明前景。当时,查理比所有的君王都远为殷切地搜罗博学之士,给予他们的待遇如此之优隆,以便他们得以从容舒适地探求哲理。因此之故,他在上帝的帮助下,使得他那个在上帝付托他时尚是愚暗、甚或是全然蒙昧(如果我可以使用这种词句的话)的国家,由于这种一向不为我们的野蛮状态所了解的崭新的学问而光辉四射。可是现在,人们的兴趣又一次地转向相反的方向,学识的光辉不那么为人们所爱惜,而在大多数人中间正在熄灭。

  因此,这位藐小的人——因为他身材中等——由于他的知识和高尚品格而在热爱学识的查理的宫廷中获得如此之多的荣誉,以致那位最有力量、最为聪睿的国王陛下在他当时所有的大臣中间难得找到一个使他更乐于一同商量私事的人。的确,他配得上这种恩遇,因为,不仅在查理的时代,而且更为显著地在路易皇帝的统治下,①当法兰克人的国家由于多种多样的骚乱而动摇,并且在有些部分濒于毁灭的时候,他是如此令人惊异而又幸运地权宜行事,而且在上帝的庇佑下,能够这样地省察自身,因之他明智的盛名,虽有多人嫉妒和多人揶揄,却不曾非时地从他身上消失,也不曾置他于不可挽救的危难之中。

  ①路易为查理之子,绰号虔诚者。在他继其父为皇帝期间(814—840年在位),帝国开始分裂。——译者

  我之所以谈到这些,为的是使所有的人可以阅读他的作品而不致有所怀疑,另外也可以了解,在他对他的伟大首领备致颂扬的同时,也为好奇的读者提供了丝毫不假的真情实况。

  我,斯特拉博,插入了一些根据个人意见认为适当的标题和装饰,以便有人在需索某点的时候,可以更方便地找到他所需要的东西。
艾因哈德自序

  当我已经决心要把我的那位已故的伟大而又堪称光荣的君王和恩主的生活、言谈以及大量行事记述下来的时候,我把这项工作压缩在最低的可能限度以内。我的目的是一方面把我所能获知的每件事情都写进去;另一方面也要避免把每件新事情写成长得使人厌倦,因而得罪那些爱挑剔的人。总之,我已经极力要使这本新书不致触犯那些就连学识丰富、雄辩滔滔的人士所写的古代著作都看不起的人。

  我不怀疑,有许多有学问、有闲暇的人,他们觉得一定不能完全忽视今天的生活,不应该把我们这个时代的活动当作完全不值得记述的事情,使之泯没无闻,被人遗忘;因此,他们是如此地喜爱声誉,乃至尽管拙于笔墨,他们也情愿把别人的伟大的事迹笔之于书,而不愿意无所著述,让他们的姓名、声望从人们的记忆里消逝。但是,即使如此,我还是觉得不应该罢手不写这本书。由于我曾亲身参与这些事件,身临其境,目睹其事,因此我认为没有人能够比我更真实地记述这些事情,而且我也不能肯定有没有别人会写出它们。因此我想,与其让这个当代最崇高、最伟大的国王的生平事迹,和他那后人难以效法的赫赫功业因湮没而消失,倒不如象别人那样,把故事记录下来,垂诸后世。

  我还有另外一个理由——我想这并不是个愚蠢的理由,甚至单凭这个理由就足以让我动笔,——那就是我所受到的养育之恩以及我跟国王本人和他的孩子们的友谊,这种友谊自从我在宫廷里居住的时候起,一直没有间断。由于在这种情况下他使我同他如此投合,使我在他的生前和死后感戴不已,如果我把他所赐给我的一切恩惠忘掉,如果我使这样恩遇我的人的丰功伟绩湮没无闻,如果我容许让他的生平不见著录,不受颂扬,就象他没有存在过一样,——实际上他的生平不仅值得以我那拙劣贫乏而又渺乎其微的才能来记载,而且值得用西塞罗①的全部雄辩才华来记载——那么说我忘恩负义,在我是罪有应得的。

  ①西塞罗(公元前106—43年)是罗马共和国晚期著名的政治活动家和作家,精于哲学、文学、修辞、法学等。他的拉丁文风在中世纪有很大的影响。——译者

  因此这里你得到了一本载录那位伟大而光荣的人物之生平的书。除去他的事业以外,不会再有什么可以使你惊奇或景慕的了;诚然,倘或有之,那就是,我是一个异族人,并不怎么通晓罗马语言,②而竟然妄想可以通畅无疵地运用拉丁文字,甚且狂妄自大到连西塞罗的名言都敢于轻视。西塞罗在《图斯库兰论文集》③第一卷里,在谈到拉丁作家的时候说过:“如果一个人既不会很好地组织他的思想,也不会通顺地把思想写下来,又不能给读者提供任何乐趣,而竟把他的思想写在纸上,那么他就是在轻率地滥用他的闲暇和他的纸张。”假如我不是被一种想法所鼓励的话,这位大演说家的话也许会使我搁笔不写。可是我觉得我应该甘冒世人之指责,应该让我的拙劣的才能甘蹈写作之艰险,而不应该吝惜我的声名,使这位伟大人物的遗念被人忘掉。

  ②艾因哈德对于拉丁文极为精通,这里只是谦词。——英译者

  ③《图斯库兰论文集》是西塞罗的哲学著作,于公元前46年写于他的图斯库兰别墅。——译者

传记的引言

  一 据推算,法兰克人一向从中选举国王的墨洛温世系一直延续到希尔德里克①国王的时候。根据罗马教皇斯蒂芬②的命令,希尔德里克被废黜王位,举行了削发仪式,送到修道院里去。虽然可以认为这个王室是以他告终的,但是它久已失去了一切权力,除了国王的空洞称号以外,什么都没有了,因为国家的财富和权力都入于宫廷长官——宫相③——之手,由他们操纵全权。国王是满足于他的空洞称号的。他披着长发,垂着长须,惯于坐在宝座上面,扮演着统治者的角色,他倾听来自任何地方的使节的陈词,在他们离去的时候,向他们说一说别人教给他或者命令他回答的辞句,好象是出于自己的意旨似的。这就是他所执行的唯一职务,因为除了空洞的称号,除了宫相凭自己的高兴许给他的不可靠的生活费以外,他自己只有一处收入很微薄的庄园,此外一无所有。他在这块土地上拥有邸宅,从这块土地上征调为数寥寥无几的仆役做必要的事务,替他装点威仪。无论到什么地方去,他都乘坐一辆车子,车子由两只牛拉着,一个牧人赶着,颇具乡村风味。他通常就是这样到王宫或民众大会①去的,也是这样回家的。民众大会每年举行一次,讨论国家大事。但是宫相管理着国家的政事和对内对外的一切事务。

  ①此处系指墨洛温王朝之希尔德里克三世。他在751年为矮子丕平所废,墨洛温王朝遂终。——英译者

  ②艾因哈德此处有误。当时任教皇的是扎卡里亚斯(741—752年在位),而非斯蒂芬二世(752—757年在位)。——英译者

  ③宫相起初是王宫的总管,管理宫廷庶务和服务人员。七世纪时,地位日高,军政大权均归其掌握。——译者

  ①民众大会是日耳曼人军事民主制度的机构。法兰克人的国家出现以后,民众大会的旧习仍然保存,每年举行一次,即所谓“三月校场”,但已失去原来的政治意义。——译者

  二 希尔德里克被废黜的时候,查理国王的父亲丕平②正在担任宫相职务,这俨然是按世袭的权利,因为丕平的父亲查理③(他曾经打倒了全法兰克境内的争权夺利的僭主,曾经在两次战役中——一次在普瓦提埃城附近的阿奎丹;一次在比拉河上,纳尔榜城附近——大败企图征服高卢的萨拉森人,迫使他们退回西班牙)曾经显赫地执掌过同一职务,这是他从其父丕平④那里继承过来的。除了门第显赫、家资富有的人以外,人们是不轻易给予这种荣誉的。

  ②此处指矮子丕平,他于741—751年任宫相,751年废希尔德里克自立,是为加洛林王朝之始。——译者

  ③此处指查理•马特,他于715—741年任宫相。他以732年普瓦提埃之役战败阿拉伯人享名,从而获得“马特”(意为锤子)的称号。——译者

  ④此处指的是赫里斯塔尔的丕平,他于687年成为全法兰克的唯一的宫相(至714年)。——译者

  这个职位由丕平的父亲和祖父传给丕平(查理国王的父亲)和他的兄弟卡洛曼。他和他的兄弟卡洛曼共同执掌了几年这个职务,非常和谐,名义上仍旧听命于上述的希尔德里克国王。可是后来他的兄弟卡洛曼不知为了什么缘故,也许是激于对忏悔祈祷生活的喜爱,放弃了辛劳的世俗的王国的掌管,退居罗马,以求宁谧。他在那里更易服装,进入索拉克特山上邻近圣西尔维斯特教堂的一座修道院当了僧侣,和一些与他抱有同样目的、前来和他一起生活的僧侣安享了几年他所期望的清静生活。但是由于许多法兰克贵族为了履行誓言而巡礼罗马,对这位过去的主人又不肯过门不入,因之经常的拜访扰乱了他殷切期望的宁静,于是他不得不更换寓所。他鉴于拜访者的众多与他的志愿相违背,因而离开索拉克特山,退居于萨姆尼乌姆省境内位于卡西诺山古堡遗址上的圣本笃修道院。在这里,他把尘世的余生献给了宗教修行。

  三 但是丕平借助于罗马教皇的力量由宫相成为国王以后,就独自统治法兰克达十五年之久,甚至还要长些。①他曾经对阿奎丹的公爵魏法尔连续打过九年阿奎丹战役,战争结束以后因水肿病死在巴黎,留下查理和卡洛曼两个儿子。由于天意,他们承继了国家。法兰克人召开了一次庄严的民众大会,选举他们两人做国王,附带条件是:他们应该平分全部国土,而查理应该专门管理他的父亲丕平所掌握的地方;同时卡洛曼则得到他们的伯父卡洛曼所曾经统治过的地方。他们接受这些条件,分别得到分给自己的一份国土。②两兄弟之间保持了和谐,虽然不无困难,因为卡洛曼的许多党羽力图破坏他们的联盟,有的甚至希望他们进行战争。但是事实的进程证明,对于查理的危险只不过是一种虚幻,并未见诸事实。因为在卡洛曼死后,他的妻子偕同她的儿子们和一些贵族首脑逃往意大利,而且毫无明显的道理,竟越过了她的夫兄,而把她自己和她的儿子置于伦巴德人的国王德西德里乌斯的保护之下。卡洛曼在和查理共同治理国家两年①以后,因病身死。查理在卡洛曼死后,经全体法兰克人同意,被拥戴为唯一的国王。

  ①丕平在位时间实际为十七年,由751至768年。——英译者

  ②查理获得奥斯特拉西亚、纽斯特里亚的大部分,以及卢瓦尔和加龙两河之间的地方。卡洛曼获得勃艮第、普罗旺斯、阿尔萨斯、阿勒曼尼亚和阿奎丹的东南部分。——英译者

  ①卡洛曼死于771年,故两弟兄的共治应为二年。——英译者

  四 任何有关他的出生、②幼年时代,甚至少年时代的事,由我来谈都会是可笑的,因为我找不到任何有关这方面的记载,而可以自称对这些事情有亲身了解的人,也没有一个仍然活着。因此我决定不在不知道的问题上费时间,而直接去描述他的行为、习惯和生活的其他方面。我将先写他在国内和国外的业绩,然后写他的习惯和兴趣,最后写国家的行政管理和他的统治的结束,凡是需要或值得记载的事情,一概不予省略。

  ②关于查理的生年,有742年,743年,744年,747年等几种说法。——英译者
第一部分 他在国内外的事业

  五 在查理所从事的历次战争中,由他父亲所发动,但是他父亲并未将之结束的阿奎丹战争是他进行的头一仗,因为这场战争看来是易于获胜的。那时候他的兄弟还活着,查理请他协助。虽然他的兄弟没有能够按照诺言提供援助,查理还是以最大的精力进行他所从事的事业,在他所努力争取的目的完全达到以前,他怀着不屈不挠的毅力,既不间断,也不松懈。魏法尔死后,胡诺尔德①想占领阿奎丹,重新挑起几乎已经结束了的战争。查理迫使胡诺尔德放弃阿奎丹,撤退到加斯康尼。他甚至连加斯康尼也不许他停留。他渡过加龙河,派使臣到加斯康尼人的公爵卢普斯那里去,命令他把逃亡者交出来,并且威胁他立刻照办,否则就要开战。卢普斯做得更明智,他不但交出了胡诺尔德,而且连他本人和他所管辖的省份也都归附于查理的统治之下。②

  ①胡诺尔德为魏法尔之父,曾长期出家为修道僧,其子死后还俗,企图重振其阿奎丹之家业,与查理作战。——英译者

  ②769年。——译者

  六 当阿奎丹纠纷解决,战争结束以后,当他在国内的共治者也撒手人世以后,他被罗马城主教哈德良的恳请和祈求所感动,进攻伦巴德人去了。①他的父亲也曾应教皇斯蒂芬的请求,进行过这方面的战争。②那时条件十分困难,因为有一些他经常谘询的法兰克首脑人物极力反对他的意图,他们竟至公然宣称要撇下国王转回家去。但是这一次查理同海斯图尔夫国王③作战,很快地就使战争结束了。因为,虽然查理抱着和他的父亲类似的,甚至是相同的理由去作战,他却以大不相同的精力把战争进行到底,并获得完全不同的战果。当年,丕平在把帕维亚围困了几天之后,就迫使海斯图尔夫国王交纳人质,归还从罗马人手里抢去的城镇和堡垒,并且作出一项郑重的诺言:他不再企图取回他所交出来的一切东西。可是查理国王一旦开始作战,他就不曾罢手,直到经过长期围困,使得德西德里乌斯国王力量枯竭,向他投降;直到他那个众望所归的儿子阿达尔吉斯被迫不仅从本国,而且从意大利逃走;直到他使罗马人收回被劫夺的一切;直到他击溃了正图谋起事的弗里乌利公国长官赫鲁奥德高苏斯;最后,直到他把整个意大利置于自己的统治下,让他的儿子丕平④做了所征服领土的国王为止。如果不是因为我目前的写作乃是为了描写查理的生活情况,而不是编录他所进行的战争中的事件的话,那我一定会在这里描绘一下翻越阿尔卑斯山的困难,刻划一下法兰克人穿过那杳无人迹的山脊、高耸入云的岩石、峻嶒尖削的崖壁的巨大困境了。这场战争的总的结局是意大利的征服,德西德里乌斯国王的流放和终生放逐,他的儿子阿达尔吉斯的被逐出意大利,权力从伦巴德人国王的手里被夺回,并交还罗马教会的主宰哈德良。

  ①773—774年。——译者

  ②丕平进攻伦巴德人凡两次,时为754和756年。——译者

  ③海斯图尔夫已于756年死去,此时查理的对手是德西德里乌斯。——译者

  ④查理的次子,皇后希尔迪加尔德所生,于810年先查理而死。见本书第18、19节。——译者

  七 这场战争结束以后,沉寂一时的萨克森战争①重新爆发了。没有一次战争比萨克森战争更持久、更残酷,没有一次战争需要法兰克人付出更大的力量。因为萨克森人同住在日耳曼地方的大多数种族一样,生性凶暴,崇信鬼神,敌视我们的宗教,他们并不认为破坏和违犯上帝的法和人的法律是一种耻辱。另外也有一些原因可以随时引起骚乱。因为除了在少数地方有茂密森林和绵亘山脉阻隔,明确地划分了疆界以外,双方的领土差不多处处都在空旷的平原上毗连;每一边都经常发生杀害、抢劫、放火的事件。法兰克人被这些事情激怒了,他们竟至认为不能再满足于报复,而应该向他们公开宣战。

  ①萨克森战争在查理所进行的全部战争中占首要地位。由于萨克森人坚决抵抗,使法兰克人耗费了极大的力量。战争旷日持久,延续三十余年(772至804年)。——译者
于是战争开始,一直延续了三十年,双方交战至为激烈,但是萨克森人的损失比法兰克人为重。假如不是萨克森人背信弃义,战争或许结束得早一些。不知道有多少次他们承认自己失败,向查理国王恳求归降,不知道有多少次他们答应遵从他的命令,马上交出了应交的人质,接纳了派去的使臣。有时候他们是这样地畏怯和慑服,乃至答应放弃崇拜魔鬼,愿意信奉基督教。但是他们虽然有时候打算听从他的命令,却总是急于破坏诺言。因此没有法子知道他们究竟会这样做,还是会那样做,因为战争开始以来,他们几乎没有一年不是又作许诺又背约食言的。

  但是国王高度的勇敢和坚定的意志不会为顺境和逆境动摇,不会被他们的反复无常制服,不会使他迫于疲惫而中止他的事业。他从来不允许这类冒犯的人不受惩罚。他或者是亲自率领一支军队,或者是派遣伯爵率领,去惩戒他们的背信弃义,并加以适当的处罚。因此最后当所有曾经抵抗过的人都被打败,并且归他统治的时候,他把易北河两岸的一万居民,连同他们的妻子和儿女,分成多批,移殖到日耳曼和高卢各处。这场延续这么多年的战争最后以萨克森人接受国王提出的条件而结束:他们应该放弃崇奉魔鬼,抛弃本族的宗教仪式,接受基督教的圣礼,同法兰克人融合为一个民族。

  八 虽然这场战争延续了这么多年,他亲自同敌人交战不过两次——一次是在德特莫尔德地方的奥斯宁山附近;另一次是在哈萨河畔,①——这两次战役发生在同一个月内,其间只隔数天。敌人在这两场战役里被打得大败慑服,以至他们后来再也不敢向国王挑战,而且除非在有利地形的掩护下,也不敢抵抗他的攻击了。

  ①在奥斯纳布吕克附近。——英译者

  在这次战争里,法兰克人和萨克森人双方都有许多出身高贵和职位显要的人阵亡,但是战争终于在第三十三年停止了。当时在世界各地所爆发的反对法兰克人的战争是这样频繁,这样严重,而国王又以这样的技巧来指挥作战,以致观察家有理由怀疑究竟是他的不畏艰辛,还是他的鸿运更值得令人钦羡。意大利战争比萨克森战争早两年即行开始,虽然战事从未间断,但是他在世界任何地方的事业却没有因而中辍,而且无论在哪一次战争里,尽管条件艰苦,也从未订过停战协定。因为这位国王,这位在当时统治世界各国的诸王中最英明、最高尚的国王,从不因为所需要付出的辛劳而拒绝承担或从事任何事业,也从不因为害怕危险而退缩。他了解他所承担或完成的每一件工作的真实性质,因此,他从来不因为失利而受到挫折,也从来不因为侥幸走运而迷失方向。

  九 在对萨克森人的战争经常地、几乎不间断地进行着的时候,他把卫戍部队布置在边境的适当地点,率领一支他所能召集的最庞大的远征军去进攻西班牙。这次袭击①他跨过比利牛斯山,接受了他所进攻的城镇和要塞的投降,领着军队平安无损地回来了。其间只有一次失利,这是在归途中,通过比利牛斯山隘口的时候,由于加斯康人的反叛行为造成的。当军队为了适应地形和山隘的特点,排成长列,正在行进的时候,加斯康人却在山顶上布置了伏兵,这里左近一带森林广阔而茂密,非常适于设伏,于是他们直冲而下,进入下面的山谷,冲乱了辎重部队的最后部分,也冲乱了保护前面部队的后卫部队。在接踵而来的战斗中,加斯康人把他们的对手杀到最后一人,然后夺取了辎重。当时夜幕已降,在夜色的掩护下,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向四面逃散了。在这次战斗里,加斯康人的轻便的武装和肇事地点的地势都有利于他们。在交战中,御膳官埃吉哈德、宫伯安塞尔姆、不列颠边防区①长官罗兰和其他许多人一起被杀死了。②未能立即受到惩罚,因为袭击结束以后,敌人整个地遁迹了,他们所留下的,只不过是关于他们究竟在哪里的流言而已。

  ①778年。——译者

  ①不列颠边防区位于卢瓦尔河河口以北,西与布列塔尼接壤,系为防御不列颠人而设。——译者
  ②这就是有名的朗塞瓦尔峡谷之役(778年)。在这次战役中战死的罗兰成为后来著名史诗《罗兰之歌》的主人公。——译者

  十 他还征服了住在法兰克极西端、大西洋沿岸的不列颠人,不列颠人曾经表示不服,因此他派远征军去讨伐他们,迫使他们交纳人质,并且答应此后遵从他的命令。

  后来,他亲自带兵进入意大利,③经过罗马,来到坎帕尼亚的城市卡普亚。他在卡普亚扎下营寨,并对本内文图姆④的居民进行威吓,如不投降,即诉诸战争。但是他们的公爵阿拉吉斯派他两个儿子鲁莫尔德和格里莫尔德携带巨款,去迎接国王,因而避免了战争。他请求国王把他的儿子当作人质收下,并且答应:除了他不能够亲自来到国王面前以外,他和他的人民将听从国王的一切命令。查理更多地为人民利益着想,而不大在意他们公爵的顽固不化,他接受了献给他的人质,并且格外施恩,同意免除个人朝见。他把小一点的孩子当作人质留下,把大一点的送还给他的父亲。然后他派遣使者去要求并且接受本内文图姆人和阿拉吉斯的效忠誓言,接着返回罗马。他在罗马用了几天工夫去参拜各处圣地,然后回到高卢。

  ③787年。——译者

  ④本内文图姆是意大利半岛南部一个领土较大的公国,以前在名义上隶属伦巴德王国,归附查理后,成为查理帝国的附属国。——英译者

  十一 此后,巴伐利亚战争突然爆发,又很快地结束了。战争是由于巴伐利亚公爵塔西洛的骄横和愚蠢引起的。①他的妻子以为她可以借丈夫之手,为她的父亲伦巴德人的国王德西德里乌斯的放逐报仇。他在妻子的怂恿下,与巴伐利亚人的东邻匈奴人结成同盟,他不但拒绝服从查理国王,甚至还胆敢向他挑战。国王的神武不能容忍他这种狂傲无礼的态度,因此他立即广泛地召集军队,去讨伐巴伐利亚。他亲自带领一支大军,来到介乎巴伐利亚和日耳曼之间的莱希河边。他在岸上扎下营寨,并且决定在他进入巴伐利亚以前,先试探一下公爵的意向。但是塔西洛公爵看到倔强固执对于自己、对于人民都无好处,就把自己献给国王,听凭处置了。他交纳了国王所要求的人质,其中包括他的儿子提奥多,他还进一步宣誓保证:无论是谁再也不能说服他改变对国王的忠诚。一场看来可能发展成为大战的战争就这样最快地结束了。但是后来国王把塔西洛召到御前,不允许回去。他所管辖的那个省份后来没有交给公爵,而是交由伯爵治理。②

  ①塔西洛拒不服从查理,两国长期失和,至787年爆发战争。战争过程如原文所述,以塔西洛降服而迅速结束。查理对于塔西洛心存忌惮,于788年将他废黜,给他举行削发仪式,幽闭于修道院。——英译者

  ②查理国家的基本行政单位是伯爵辖区,其长官即是伯爵,代表国王管理本辖区的军事、行政、司法、税收等事宜。查理往往以之代替被征服的公爵,治理其领地。——译者

  十二 这些骚乱平息以后,他去对斯拉夫人作战。①我们习惯上把斯拉夫人叫做维尔齐人,但是他们的适当的名称,即他们对自己的称呼,是维拉塔比人。这一次萨克森人和国王麾下的其他同盟部族共同作战,虽然他们的忠诚是装出来的,远非发自内心。战争的原因是维尔齐人经常侵略,进攻法兰克人从前的同盟者阿博德里提人,拒绝服从国王要他们停止侵略的命令。有一条海峡②从西方的海洋向东伸展,它的长度不得而知,但是它的宽度没有一处地方超过一百英里,并且往往要窄得多。许多部族居住在这片海洋的岸上。我们称之为北欧人的丹麦人和瑞典人占据北岸和海内诸岛。斯拉夫人、艾斯提人和其他各部族住在东岸,其中主要的是当时国王与之作战的维拉塔比人。只在一次他所亲自指挥的战役里,他就击溃并征服了他们,以致他们觉得如果再不听从他的命令,那就未免太不明智了。

  ①这里所指的是居住在易北河东岸的西斯拉夫人。维尔齐人亦名柳蒂奇人,是西斯拉夫人的一支,住在阿博德里提人之南。——译者
  ②指整个波罗的海。——译者

下一篇:有关英国及其它地方封建社会的术语汇编<English>上一篇:查理大帝传(戚国淦译)(2)
评论留言交流 (仅限注册用户,请先注册或登录)

 
  【注意】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责任
 3.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用户评论留言
点此查看更多评论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